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5的文章

獨立評論@天下:<那個秋天的可怕教訓>

1919年的秋天,霍爾.切斯(Hal Chase)最後一次出現在大聯盟的球場。他曾經被譽為守備能力最佳的一壘手,打擊也很不錯,拿過聯盟的年度打擊王,14個球季的生涯大半在紐約渡過,獲得「霍爾王子」的綽號,可見受歡迎的程度。

霍爾王子也是美國大聯盟史上,最後一位因為放水而被終身禁賽的球員。「棒球場的闇黑王子」,職棒史家後來是這樣稱呼他的,1919年芝加哥白襪隊的「黑襪」放水事件,大部分人相信他在其中扮... 閱讀更多

聯合報名人堂:<在球場,跟歲月的道別>

在坦帕機場的時候,身旁的白人老先生看了看我們身上的衣服,「你們來看金鶯隊的春訓嗎?」 

感覺上整個佛羅里達州西南的灣區,都是跟職棒春訓有關的人潮。租車公司的車被訂完,旅館也漲價了,每個有球場的市鎮,開賽跟散場時段交通變得擁擠起來;酒吧裡許多跟球賽有關的促銷,餐廳裡的話題經常離不開各隊的選手名單,空氣裡濃厚的棒球味道,瀰漫在灣區的每個角落。在這裡遇到的人,通常都是來看球的,我們是,老先生也是。

雖然是陌生人,興趣相同還是有聊不完的話題,他說自己很欣賞陳偉殷,我們告訴他這星期去了七個不同的球場看球,他點頭表示棒球迷就應該這樣享受春天,「有去邱比特市嗎?」他問。 很惋惜地回答,我們沒有機會到邱比特看馬林魚隊的比賽,儘管那是最想去的球場,不過距離太遠,並沒有成行。「啊,真是可惜,我這回也沒有去成,不過月底會再回來,真的要看到鈴木一朗才行。」 

「一朗是我這輩子最喜歡的球員,本來好希望金鶯隊簽他下來」,老先生說。聽到這句話,感覺好像有人跑進心裡,把我想說的話掏出來一樣:鈴木一朗已經四十一歲,雖然經常說自己還很年輕,並沒有想到退休,可是今年在馬林魚隊,很可能就是他的最後一年,球迷們對這殘酷的現實其實心知肚明。大聯盟官網有一則新聞,故事是東京來的球迷鈴木辰基(譯),飛了一萬多公里,就為了看他在邱比特市的春訓…這種心情,其實我們都懂。

用自己的方式,跟歲月道別的心情。 

一朗在球場上征戰廿三個年頭,對每位球迷來說,都是人生很長的一個階段。這些年裡一場一場的比賽,隨著歲月流過我們的青春,不論比賽的結果是贏是輸,那些動人心弦的緊張畫面,一起觀戰的家人朋友,鋼杯裡熱騰騰的泡麵,球場揚起的音樂,經過時間的沉澱,全部都變成我們的共同記憶。 

記憶的背景,或許是神樣的一朗、或許是已經退休的基特、或許是王建民、或許是陳偉殷,不變的是他們年復一年的比賽陪伴我們成長…翻開選手的年鑑,他們的風光年代也正是我們的青春年華;耳機裡傳來的音樂,隨時可以把我們帶回微風徐徐的午後,球場漢堡薯條的香氣,彷彿都還留在空氣裡;世間經歷的戰爭疾病,人生走過的種種無常,還好有棒球的陪伴,陪我們度過那些起起落落的時光。 

更別忘了我們還有台灣職棒,還有自己鄉土的回憶啊。我們的島嶼上,彭政閔,從火星來訪的天生好手,今年已經卅六,地球的萬有引力難免在他身上留下歲月的痕跡;張泰山,十九歲就加盟味全龍的毛頭小子,今…

獨立評論@天下:<我的春訓日記>

美國職棒的春訓從2月底開始,3月份的時候,30支球隊分別在亞利桑那州的仙人掌聯盟,以及佛羅里達州的葡萄柚聯盟展開一系列的熱身賽。我們剛從佛羅里達的坦帕(Tampa)回到家,這是我們2015年的春訓日記:

● 3月4日: 坦帕國際機場/洋基隊主場Tampa(80公里)早上離開DC零度以下的家,中午不到已經在春訓的第一站:洋基隊的坦帕/史坦貝納紀念球場。今天是洋基春訓的第2場比賽,對上打掉重練中的費城人...閱讀更多

聯合報名人堂:<說美麗的話>

奧斯卡典禮結束的隔天,我在女兒的推特上看到她轉推的一則貼文,上面寫著:「六千七百八十三,是昨天晚上『令人作噁』這個詞,在頒獎典禮的三個小時內,被人貼在網上的次數。」 這個貼文來自護理品牌多芬的官網,是「說美麗的話」(#SpeakBeautiful)行銷活動的一部分。她們運用即時傾聽軟體,觀察網路上被鄉民廣泛使用的關鍵字。令人難過地,其實「令人作噁」只是典禮過程裡排名第四的負面關鍵字,「厭惡」、「醜」、「可怕」等字,出現的頻率更是超過十倍。不少在鍵盤後面的俊男美女們,看到姿色遠遠不及自己的好萊塢明星們,顯然很會妥善運用網路匿名的隱蔽性,積極放射出負面的批評。 社群網站占據大部分用戶的上網時間,是這一兩年發生的快速轉變,網路行銷跟企業聲譽管理的「即時性」因此變得十分重要。廠商用各式傾聽軟體,在雲端上監控網路海洋的關鍵活動,這些工具除提供即時資料的截取與分析,還有直接參與傾聽對象對話的功能。而傾聽工具配合大數據(Big Data)運用更是威力十足,像多芬統計二○一四年在網路上對女性的惡意文字攻擊,發現竟然光在推特上,就有幾百萬次,因此在奧斯卡的時段推動「說美麗的話」活動,希望人們在下筆之前,想想可能對別人造成的傷害。 類似的行銷活動,在幾星期前的美式足球超級盃也出現過。寶僑集團的衛生棉廠牌花近三億台幣的六十秒廣告,讓幾個小女生告訴大家,被別人說運動時「像個女生」(#LikeAGirl)其實是很傷人的性別歧視,甚至是女性成長過程中放棄運動的主因,結果成為本屆超級盃最受關注的廣告,不但立即被幾十萬人分享,在社群網站上更獲得超過八成的讚賞評價。 不管是護理品牌,或是衛生棉廠商,她們都希望在行銷商品之外,讓人們能夠藉由這些廣告,有機會重新思考負面言語的影響。 你知道嗎?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網路把我們每個人的黑暗面全都帶進世界:在過去的幾年裡,我們一定說了很多不會在別人面前說的話,做了很多不會在別人面前做的事;從運動球隊、影視明星,到政治人物,大家彷彿有吵不完的架,有用不完的惡毒言語。從前暗地寄個黑函要花幾天用雜誌剪貼,免得被人認出字跡,現在只需要幾分鐘的時間,我們的生活因此變得完全不同了。 然而,這也可能會是一個最好的時代。因為新的科技,人們即將漸漸學會,沒有一個人能夠真正匿名,也沒有一種傷害不是真的。我們會愈來愈知道,每一次的惡意批評,不但會在別人的生命裡造成傷痕,也讓自己永遠背負黑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