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4的文章

獨立評論@天下:<跟NBA夢想的距離>

「我最注意他,看到他時心裡想,我的機會來了!」三年前的瓊斯盃,中華隊國手陳信安看到日本代表隊的超級矮將,對場邊記者開玩笑地說。那年,他剛準備離開中國東莞的職業球隊,最後一年在中國CBA職籃,球隊以第四名作收,算是不錯的結束。陳信安是台灣籃球十幾年來最具分量的明星,「距離NBA最近的台灣球員」,人們是這樣稱呼他的。那個超級矮的日本球員,身高167公分,當年十八歲,剛從高中畢業,叫做富樫勇樹。今年他不...閱讀更多

聯合報名人堂:<鎖國救足球?>

「我們的年輕人沒有競爭機會」、「外國人搶走稀少的工作」、「這是嚴重損害國家競爭力的問題」、「外籍工作簽證的數量需要受到嚴格限制…」這些話聽起來像是極右派政黨候選人的政見,卻是來自英國足球總會主席戴克,在世界杯之前發表的報告。簡單地說,他認為挽救英國的足球,唯一的方法是走向鎖國政策。

英國在第一輪出局,完全呼應了主席先生的憂慮。他們有全世界水準最高,也最受歡迎的「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卻在世界杯連前十六強都進不去。事實上,根據戴克的報告,英超的成功,正是英國失敗的原因。這個聯盟的球隊被認為最具有競爭力,吸引了許多全世界最好的球員,也因此不管是從球員的數量,或是真正在球場上比賽的時間來看,英國籍球員在自己聯盟的分量,僅僅只剩三分之一。
全球化的快速進展,讓傳統足球強國捉襟見肘,在這次世界杯清晰可見。本屆世界杯首度有三支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球隊,以及兩支非洲球隊進入十六強,而這些球隊都只以些微差距落敗,才無法繼續晉級。歐洲球隊已經連續兩屆在十六強裡面占不到一半,二○○二年的世界杯,他們在十六強還有六成的比例,已經是當時的新低,現在回顧起來,卻是令人唏噓的光輝餘燼。
「足球衰退是整個歐洲普遍的問題,在英國情況是最糟的」,戴克說。自從歐洲法庭宣告球員們可以自由移動之後,足球世界的版圖加速轉變。南美跟非洲頂尖球員大批進入歐洲職業足壇,根據去年瑞士的運動研究機構CIES發表的數據指出,歐陸卅一個主要足球國家,外籍球員的人數逐年上升,目前是史上的最高點。
巴西是最大的輸出國,有五百多名球員在歐陸主要的聯盟比賽,連非洲的奈及利亞,也有一百多個。外籍球員的大量進口,讓不少歐洲年輕球員失去發展的舞台,也讓新興國家能夠學到他們的技術,國家間的差距就迅速地被拉近。從足球,到吳郭魚的養殖,或者是晶圓的研發,全球化對許多產業的衝擊是類似的。
也難怪英國足球總會要大聲呼籲鎖國救國球。可是,這樣的吶喊有實質的效果嗎?今年德國拿了四年一度比賽的冠軍,並不會立即增加德國職業聯盟的收入,或是多賣幾輛德製的汽車;然而英超的經濟貢獻,不管是依據德勤會計公司或是英國政府的估計,每年至少占了英國國民生產毛額的千分之一。英超雇用大量的外籍好手,營造出全球第一聯盟的地位,回收立即可見。要為了國家榮譽去限制聯盟的發展,很難獲得球隊或是球迷的支持。這樣說好了,如果台灣決定對進口車再課徵從前的超級重稅,要大家回去開國產的裕…

獨立評論@天下:<運動上癮症>

傍晚飛多倫多,午夜轉台北的飛機。今天早上六點,在出門去辦公室之前,我在家裡的跑步機跑了五公里。中午下班,離家去機場之前,我又在家裡的跑步機跑了五公里。整趟行程離家的時候是六月三十日,到台北已經是七月二日的凌晨了,七月的第一天會消失在時差跟飛行的時間裡,沒有時間可以運動。在幾天前發現這個嚴重的問題之後,我就陷入焦慮的情緒。於是做了以上的安排,早上起床先運動,然後,一過了中午十二點,我把手上Nike+... 閱讀更多

聯合報名人堂:<豐碩的職業運動生涯?>

三百六十一萬跟兩百一十九萬台幣,是王宇佐和盧彥勳在這屆溫布頓網球公開賽得到的獎金,稅前的數目。王宇佐打出個人最佳的成績,進入前卅二強;盧彥勳曾經在溫布頓參加過最後八強的比賽,今年在第二輪就輸球,自己應該不會太滿意。不管怎樣,從獎金看起來,幾天工作換來七位數收入,似乎還是很豐碩的成果。
還記得十年前的夏天,在華府的雷格.梅森公開賽遇見十九歲的王宇佐,一個人揹著球袋靦腆的模樣。這些年來,他經歷了幾乎終結網球生涯的嚴重傷勢,竟然還能夠重回球場,重了十公斤的他比從前壯了很多,在場上也更聰明;盧彥勳在亞洲網壇創下許多首位的紀錄,二○一○年的溫布頓,他爆冷擊敗當時世界排名第五的美國名將洛迪克,現在還是網球史上最被人津津樂道的畫面之一,比賽後他的序位大幅進步,當年底高達第卅三名。
王宇佐今年廿九歲,盧彥勳今年卅,以網球選手來說,黃金歲月已經過去。
美國政府健康部的一份研究論文指出,網球員的巔峰,出現在他們的廿四歲。不過,這份報告是廿五年前的研究,現代的訓練、營養,跟運動醫學的進步,足以讓選手的運動生命獲得延長。廿幾年後,世界排名前十的平均年齡,已經從廿三歲增加到廿七歲,可證當今選手的巔峰期延後不少。可是,卅歲還是老了。費德勒卅一歲後就難再重回球王寶座,山普拉茲最後一次世界第一是廿九歲,盧彥勳打敗的洛迪克,那場比賽之後就直線下滑,在卅歲生日的那天宣布結束職業生涯。
跟你我的工作一樣,職業運動是一個生涯的選擇。從兩位選手在溫布頓剛拿到的獎金看來,這似乎比我們的無聊工作好很多,事實卻沒有這麼簡單。「富比世」雜誌在去年的一份報導,分析網球選手的收入跟支出,結果在一般的次級賽事,無法進入四強就可能虧本;倘若選手生涯不能打進前一百名,退休時還不一定有錢存下。
盧彥勳排名較佳,累積的獎金已經上億台幣,這幾年企業贊助也多,應該沒有問題;王宇佐帶傷奮戰多年,排名始終在三位數以上,迄今獎金大約是三千萬左右,雖然聽起來也算不錯的數目,可是別忘了,網球選手自費大部分的食宿、交通、訓練,十幾年賺這筆錢並不一定收支平衡。今年在溫布頓之前,王宇佐的總獎金收入只有一百六十萬。
更可怕的是,這些獎金是稅前的數字,像是王宇佐在溫布頓拿到的三百六十一萬,英國政府要收超過一百一十萬的稅,他們甚至對外國選手在比賽期間的企業贊助,都要抽去一部分。許多運動員因此曾經拒絕參加在英國舉辦的比賽,世界短跑紀錄保持人波特就是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