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0的文章

A good bad day

Jillian took the picture. This was my day. At least 3.5 hours of it. Erica, Jillian, and Sean's flight back to Taipei got delayed for couple hours due to mechanic problem with the aircraft. Anybody whose final destination is not Japan will miss the connection because of the delay. United needs to rebook all the connection flights individually. The process, of course, needs to take couple hours since we live in a third-world country.

Half of the time, there were only 1-2 agents working on the rebooking. It took about 20 minutes to handle each group of customers. There was a point that all agents were gone. Lunch hour. Union rules. As time moved on, people in line got angrier. There were some yelling but it didn't help. It’s fine…customer satisfaction is so last-century.

It was not fun to watch the slow check-in process. I was not as irritated as I should though. I started to follow Lu-Roddick game at Wimbledon on my cell phone. He tied the set 1-1 when all the drama began.

But th…

中時觀念平台: <誰要踢足球>

周末在網球場,碰到幾年不見的丹尼斯小朋友。我上一次看到他的時候,他剛滿十歲不久,那是三年前的事情,我在這裡寫了一篇名為「運動和贊助的食物鏈」的文章。丹尼斯的爸爸老王是從浙江來的物理學家,發現丹尼斯對網球的興趣之後,就常常帶他到球場練習。十歲不到,老王就知道這個小孩將來的大學獎學金已經是十拿九穩。在美國,許多運動一直有源源不絕的新血輪投入,就是因為在選手育成的過程中,努力跟收穫顯而易見的對等性。就像老王在丹尼斯身上投注的訓練,價值幾百萬台幣的大學獎學金當然是動力之一。

回家以後在網球球探的網站上,找到丹尼斯現在的成績。他今年球季的戰績是四十三勝十八敗,算是四星級的球員。他現在是初中生,目前在全國同年齡的孩子當中,排名大約在五十到六十名之間,可望在五年以後,從大學聯盟最高等級的學校拿到獎學金。對於小丹尼斯來說,他可能會成為一個網球明星,或是至少能在網球場上得到比較多的社會資源。老王的努力沒有意外的話,會有不小的收穫。

這幾天在報紙上看到許多對台灣變成足球沙漠的批評,畢竟對愛比較的我們來說,世界排名一百六十幾是蠻難堪的一件事情。不過我還是不太懂為什麼總是每隔四年政府就要被罵一次,好像是有一種讓台灣變成足球強國的特效藥,可是執政者寧願把它藏起來不用。其實台灣已經解嚴很久了,也不再是全民皆兵的軍事化國家,足球運動發展的緩慢,是市場經濟的結果。在台灣,足球一直是小眾的運動,沒有足夠的經濟力來支撐整個金字塔,就算把整個體委會一年幾十億的預算全部給足球,也只是杯水車薪,不會有甚麼奇蹟發生。而且如果真的把所有經費撥給一個單項運動,用來蓋各式閒置運動場館的費用不見了,蚊子變得無家可歸該怎麼辦呢?

在資本社會裡,大部分的社會問題,都是經濟問題,運動也不例外。如果沒有經濟上的誘因,丹尼斯的爸媽不會讓他在網球場上花上這麼多的時間。如果有一天,踢足球變成一件有前途的事情,踢足球的孩子就會變多。值得慶幸的是台灣的足球觀眾在最近幾屆的世界盃轉播中逐漸增加,這個緩慢成長的經濟體,總有一天會讓幾個孩子超越林家聖,就像棒球場上的郭源治跟陳金鋒,成為首位加盟英超,歐洲頂級聯賽,或是美國職業足球的球員。等到那天來臨之後,更多的家長會讓孩子追隨他們的腳步,台灣遲早會有夠多的球員,讓我們在亞洲足壇變成有競爭力的國家。這個過程可能需要十年,更可能需要幾十年。而在那天來臨之前,大家就省下一點口水,盡情為其他國家加油吧。…

中時觀念平台: <南非世界盃 牽動世界的足球盛宴>

上個星期答應了時報其達兄的邀約,休息了七個月之後,再重新開始寫觀念平台。這是復出後的第一篇。原題,世界盃的一席之地



辦公室的英國佬前幾天晃到我面前:「嘿,你準備好看世界盃沒?」要讓足球迷抓狂很簡單,我促狹地問:「是什麼運動的世界盃?我不知道耶。」不出所料,他立刻臉色一沉,正色回答:「當然是足球,是地球上最重要的運動…也是唯一同時是運動,也是宗教的體育活動。」

美式足球是城市之間的戰爭,棒球是文學跟歷史紀錄的交集,籃球講究的是身體律動的節奏性,而足球,卻是唯一跨越界線,成為一種信仰的運動。基督教是地球上信眾最多的宗教,追隨者估計有二十億,許多人相信足球迷的人數遠遠超過這個數字。而世界盃,就是這個宗教的耶路撒冷。難怪對於主辦國南非來說,這場首度在非洲舉辦的世界盃,有著莫大的意義。南非人說:「在我們的歷史上,有三件事情定義了我們的國家──一九九○年,曼德拉被釋放出獄;一九九四年,史上第一次民主投票;另外就是二○○四年五月十五日,國際足球總會選定由南非主辦二○一○年的世界盃。」

以往,說到非洲,很多人會用TIA(This is Africa)來形容事情總會被百般拖延的無奈,還會告訴你跟非洲打交道不要有太高的預期心態。國際足球總會在六年前決定在非洲舉辦世界盃,並從五個非洲國家中選定南非,而非相較之下歐化較深、位在北非的摩洛哥,算是頗具冒險的抉擇。這六年來,一連串的罷工事件,讓足總對南非的準備程度打了個問號,也對當初的選擇大冒冷汗。幸好,可以容納將近六十萬人的五個嶄新場館跟五座重新整修的球場,加上為比賽加速趕工的鐵路與公車捷運系統,都已經在比賽前完成。

除了硬體的準備,非洲國家在這次的世界盃中,也從黑馬變成動見觀瞻的勁旅。近年來,在歐洲職業聯賽參賽的非洲明星球員人數逐漸攀升,象牙海岸、迦納、喀麥隆、奈及利亞,甚至地主國南非,都有晉級第二輪的希望。

在這場為非洲量身訂做的世界盃裡,亞洲國家並不被看好,像是沒有地主國裁判優勢的南韓,八年前的神話很難再重演。然而,儘管球員在世足賽上缺席,中國和台灣還是在比賽中占了舉足輕重的地位。這次世足賽的用球是愛迪達生產的Jabulani,上面有十一種花色,象徵南非十一個不同種族,當然是在愛迪達的世界工廠──中國製造。而台灣足以自豪的石化產業生產的TPU(熱塑性聚胺基甲酸酯)則是整顆球最重要的先進材質。

除此之外,耐吉所生產的球衣,原料是來自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