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惡夢

 
我一直到一兩年前才不再每個月都夢到我在永和國中的導師。

他是一個個頭矮小,卻殘暴異常的兇狠角色。在體罰還是合法的年代裡,他很適度地扮演了那個時代的極端。我基本上來說不是一個會惹麻煩的學生,在依照模擬考成績排的座位裡,通常都可以分到安全區域的前一兩行。可是,不管是偶爾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嚴重處罰--像是考試作弊被抓到,或是每天數次在公眾刑場見到的殘暴行徑,都變成後來需要很努力埋葬的記憶的一部分。

考試作弊是必需的,我甚至還需要跟其他功課不錯,負責掌管主要科目測驗卷的同學交換答案卷,我的國文,數學的謝寧,地理的黃國政,理化的陳柏宇(有趣的是一番填鴨以後上了建中,我卻怎樣也記不起大部分建中同學的名字),甚至是大家都用來捉狹的管英文的娘娘腔同學,都是這個小型經濟圈的一部分。我們需要以物易物,因為只有先知道答案,才能夠達到滿分,也就是不被體罰的安全線。嘗試扮演成人的我們,有時候也會把答案卷像是施捨一般賣給一般大眾,換來的是現在想起來少到不可思議的金錢,還有淺嚐即止的,用低劣的手段輕鬆掌握別人命運的權力感。

作弊被抓到的最嚴重一次,導師像瘋了一般用藤條抽打我的手指。他的體罰是職業化的,要讓學生痛,該打的是手指而不是手心,是小腿而不是屁股。雖然,他也可以抽打學生屁股到坐在椅子上會痛徹心肺的程度。有時候手邊沒有籐條,趕時間的他直接用指節在學生後腦來個爆栗也夠嚇人。那天,被狂鞭一陣的我回到座位上,兩隻手變成青紫色,指節間的淤血讓我連手也合不起來。更痛的是回家以後,因為隔天的作業還是要交,所以我偷偷找了媽媽的針線包,把淤血塊逐著挑開,才能夠握筆寫作業的過程。

一直到上了高中,大學,短暫而奇幻式的軍旅,出國念書,工作,我還是會每隔幾天,在夢中回到國中導師的講台。「方祖涵,你數學考八分!」他驚喜地說,像是終於抓到跟蹤許久的疑犯的警察,下意識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難掩對即將展開的私刑的興奮。考八分的那天我似乎是生病發燒,不過前一晚的確是貪玩沒有念書,而這一次貪玩的下場,是之後將近二十年的,怎樣也關不掉的重播畫面。

一兩年前的一個晚上,呂學燕先生又回到我的夢裡。他已經變成我生活的一部分,跟後來在不同階段喜歡的女人們,輪流而毫無創意地填滿我失去主觀意識之後的夜晚。跟之前夢境不同的是,這次站在講台上等著被處罰的並不是我。

我從門外看著他,狠狠地盯著他的眼睛(從來不敢如此,就算在夢中)。教室裡同學們跟以前的我一樣,假裝專心念書,嘗試讓自己抽離即將發生的殘酷暴行。我走進教室,一個字一個字清楚地對他說:

「你敢動我的女兒,你就試試看。」


而這是我最後一次夢到我的國中導師。

老實說,不知道為什麼,有的時候,我會想念那些惡夢。
 

留言

方祖涵寫道…
 
同樣的老師,在駱以軍身上的惡夢: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275422/
garymeet表示…
啊!真教我驚訝!呂先生是我國小的老師,他教了我三年,那個時候好像不是你說的這樣!
Rita寫道…
Forgive them, for they know not what they do.
頭幾年我在國中及私校任教時,前輩劊子手教我要如何處罰學生,用什麼材質的棍子才能傷皮不傷骨。我好不容易才離開了那樣的氛圍。至今仍深自懺悔。
現在在私校及補習班,還是很痛心地會看到這種宣稱“我就是關心你們,才處罰你們”的場景。台灣的教育要正常,仍有長路要走
mungbean寫道…
Dear同學

我是高中同學王振穎,
好久不見阿!
文筆果然不減當年!
有空上我的網頁!!
http://www.wretch.cc/album/wangjybean
匿名表示…
同學
我是陳柏宇
驚訝吧
偶然看到你這篇blog竟勾起那些塵封的回憶
我都忘了我是管理化的哦
www.wretch.cc/blog/borischen

nice to know everything is fine and keep in touch
匿名表示…
無意間想到他,查了一下,沒想到受害者還真不少.
他很可怕>< 他是我國中3年的導師=.=
Alfa寫道…
我国一和駱以军同班,你描述的吕学燕老师,太贴切了,太传神了。我当时真是“俗拉”,功课几乎是全班倒数几名,在上课或考试的时候,在老师骂人或打人的时候,我的头根本不敢抬起来。我以前也是常梦到他,真的是噩梦,醒来后感觉毛骨悚然。我还有在他自己开的补习班上过课呢。
Hung-wei Sung寫道…
我也是心血來潮google我的國中老師找到這裡的。

呂學燕真的是那個時代的代表,在永和國中廢除能力分班之後沒多久就退休了。那幾年他也真的挺落寞的。

或許正如駱以軍所形容的,呂學燕在公在私的行為是截然不同的。或許他自己真心地認為他的兇狠是他的專業吧
匿名表示…
牠以前還有一個大絕招“捏起來打”
(左臉捏,右臉呼巴掌)
這種變態式體罰教育,
人生能遇到還真TMD幸運!
BC寫道…
還有喜歡叫人名前兩個字,王大明,叫你…王大。呂老師在很多人心中留下陰影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獨立評論@天下:<改變我們的二壘打>

從6歲開始,戴夫就立志要成為一位職棒球員。他在球場嶄露的運動天分,讓父親毅然決定放下小鎮督學的工作,舉家搬到休士頓。在大都市裡,戴夫能夠有機會參與挑戰性較高的比賽,就算沒機會進入職棒,至少念大學的時候可以拿到獎學金,也算是不小的補貼。後來的發展果然如同父親的預料,高中時期戴夫不但是全德州最佳三壘手,學校的功課也名列前茅。畢業以後,他接受萊斯大學的全額獎學金,前往這所名校就讀。不過,戴夫在萊斯只念了... 閱讀更多

蘋果日報名采專欄:<投手丘的物理學家>

「只要投進好球帶就好,那有什麼難的」,印地安人隊投手包爾在推特寫下這段反諷的話,作為《科技生活》(Popular Science) 雜誌專題的引言。這份科普雜誌剛用了很大的篇幅,以包爾當作主角,敘述投球的物理現象。

從投手丘到本壘板六十呎六吋的距離,光是要不落地進到捕手手套,一般人就已經難以做到。可是投手不但要能夠投進好球帶的方框,還要在不到半秒飛行時間內做出讓打者難以捉摸的各種轉折。「棒球比的不僅是體能,更是技術」,包爾是這樣想的,而對於在洛杉磯加大主修工程的他來說,球場就是他的實驗室。

投手將球投出的瞬間,球的速度、轉速,還有旋轉軸心是影響球路變化的三大因素。飛行中的球藉著流體力學的馬格努斯效應與地心引力相互影響,產生垂直與水平的位移;而伴隨棒球高速移動的空氣是平緩層流,亦或是連飛機都怕的亂流,也會改變位移的方向與時間。

要控制手上的球,投手用不同角度與力量扣住縫線,然後在揮臂投出的片刻,調整球從手上放開的時間點。有些球路要用流體力學與地心引力對抗,像是四縫線直球,而變化球就更複雜了──好的變速球要在最後一段飛行才向地心引力屈服,控制的是從上往下的馬格努斯效應;而王建民全盛時期的二縫速球同時兼具速度與反方向的陀螺旋轉,打者就算猜中球路都不見得打得到。

去年球季結束以後,包爾跟同是工程師的父親一起研究新的滑球投法,目標是將馬格努斯效應盡量投注於水平位移,把橫向移動極大化。他去年以四縫與兩種相反方向的二縫速球為主,就替球隊拿到十七勝,今年加上這顆新的滑球,讓防禦率和每局被上壘率都大幅降低,還首度進入大聯盟明星賽,要不是八月初被回擊球打裂腳踝缺席六周的話,今年戰績會更可觀。

好玩的是,包爾後來發現自己從實驗找出的滑球,跟好幾位強投的握法其實一模一樣。換句話說,就算沒有物理學的背景,經過教練傳授或練習,仍然可能得到相同的結果。所謂條條大路通羅馬,應該就是這樣吧。

然而,或許正是那些摸索路徑的過程,才讓旅行變得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