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08的文章

再見,大力水手

在王八蛋當權的時候,一些倒楣的人會變成受難者,一些勇敢的人會變成革命家.柏楊只有一支筆,所以他從來不是一個革命家,可是他卻是我們成長過程當中,最偉大的受難者.而他的貢獻,正是讓我們下一代的成長過程裡面,不用擔心另一個劉展華來敲門,同時,再也沒有人需要如此偉大.






I'm Popeye the Sailor Man,
I'm Popeye the Sailor Man.
I'm strong to the finich
Cause I eats me spinach.
I'm Popeye the Sailor Man.

I'm one tough Gazookus
Which hates all Palookas
Wot ain't on the up and square.
I biffs 'em and buffs 'em
And always out roughs 'em
But none of 'em gets nowhere.

If anyone dares to risk my "Fisk",
It's "Boff" an' it's "Wham" un'erstan'?
So keep "Good Be-hav-or"
That's your one life saver
With Popeye the Sailor Man.

I'm Popeye the Sailor Man,
I'm Popeye the Sailor Man.
I'm strong to the finich
Cause I eats me spinach.
I'm Popeye the Sailor Man.

對正義的興趣

我的同事約翰先生除了在公司是執行副總裁之外,還在全美排名前二十名的史密斯商學院當兼職教授,他的太太在聯邦準備局,也是有ㄧ份給聰明讀書人的工作。他有事沒事就會跑來我辦公室問我中國問題,尤其是從辦公室搬到我隔壁之後,不過反正有東西拿來閒聊總是好事,也沒甚麼好抱怨的。

有一天他跟我說,雖然沒有人可以證實這件事情,不過,聽說在六四時期,他太太的老闆聯邦準備局主席,也就是美國經濟的舵手葛林斯潘告訴雷根總統,美國千萬不能支持在天安門的活動,因為那會對美國經濟造成重大的傷害。後來我問了在智庫的朋友,他說,如果這是真的,他也不會覺得意外。而中國跟美國的經濟都在天安門事件之後的十年間開始了一段黃金時期。

上一篇觀念平台的文章跟主流民意作對,沒有意外地造成很多的迴響。支持西藏在奧運給中國難看是很流行的主張,跟布希鞋或是烤饅頭一樣流行,ㄧ件事情能夠造成流行絕對有很多的好理由,像是Crocs真是好穿而烤饅頭真是令人吃到想要流淚的好東西(為什麼全台北市的烤饅頭店都不見了啊~~真是可惜),可是在ㄧ件事情造成流行的時候,也很多人會因為這樣就隨便跟隨下去了。

我對於正義這件事情的興趣,真的是因為老化而降到極低點。在建中書包上貼著公平正義化身的立法委員候選人競選貼紙,每天在校門口看到教官的臉色,已經是快要二十年前的事情。而那位正義化身的律師後來組成正義連線,從台北市帶著正義到了總統府,他的正義故事還沒有寫完,現在很多人都等著他幾個月之後進監牢。

我只是覺得,每ㄧ件事情都有相對性的真相,西藏僧侶可能並沒有藉故鬧事,中國政府可能沒有藉機鎮壓,或者更有可能的,是兩邊都有錯。然而跟著西方政府一起努力抵制奧運的台灣人們,有沒有想過,如果人權這件事情,在六四時期該多支持少支持一點,在西藏問題該多支持少支持一點,最大的動力都是經濟立場。ㄧ切到頭來可能只是讓中國的GDP少點,讓比較沒有政治野心的印度取代Made in China的算計。那真的是白忙一場了。

上次英美兩國以人權立場合作的結果,讓以往沒有人權生活在水深火熱當中的伊拉克人民,能夠享受天堂般的生活。嗯...至少讓不少人直接就搬到天堂去生活。還好讓原本已經步入蕭條的美國經濟,多撐了四年才開始衰退。不過以一個既得利益者來說,我好像也沒有抱怨的立場。

在正義永遠是相對的情況下,與其選擇當一顆棋子,不如就好好去撐竿跳打棒球就好。四年一千多個日子有很多時間可以…

Sebring Convertible

常常會對這個可怕的現象感到奇怪,為什麼開敞篷車的人,如果是男的,多半是禿頭呢?也就是懷抱著千萬不能等到禿頭以後的信念,這是我上星期買的新玩具。





中時觀念平台: <別人家的人權>

嗯...四月十八日的觀念平台.


身為民主黨總統參選人之一的希拉蕊,呼籲美國總統布希不要參加北京奧運的開幕式。這時候包括德國,加拿大,已經有不少大國的領袖表態不願意出席,整個歐盟也建立了如果中國跟達賴沒有開啟對話,那麼抵制奧運也可以的態度。就連四年後即將在倫敦舉辦奧運的英國,雖然不算是正式的杯葛,首相布朗也不會出席開幕典禮,而只會在閉幕典禮接受奧運權杖。

對於籌備多年,準備在八月對世界展示超強新勢力崛起的中國來說,西藏問題真是令人無可奈何。不管暴動本身的正確性,或者實際傷亡的情況如何,當西方媒體拿起人權的大旗搖晃,六四時期在天安門的坦克幽靈就浮現在閱聽人的腦海裡,而實際受到影響的,就是北京奧運這個商品的價值。

說到人權這件事情,要管別的國家的人權,永遠比管自己的容易很多。德國總理可以用不參加奧運對西藏表示支持,可是面對境內土耳其裔移民數十年來成為次等公民的人權問題,就沒有東西好拿來杯葛。如果美國在一九九二年死傷數十人的洛杉磯暴動早個幾年或是晚個幾年發生,那麼ㄧ九八四年的洛杉磯奧運或是一九九六年的亞特蘭大奧運,世界各國是不是也會依照同樣的標準去抵制呢?應該不可能吧。

難怪中國會生氣。從運動場館到大眾運輸,甚至是民眾的衛生習慣跟禮貌教育,北京已經花了無數的心血。辦奧運這件事情已經是全民運動,當NBA火箭隊中鋒姚明在三月因為左腿骨折開刀,他想到的並不是提前結束球季,讓火箭隊連勝中斷或是總冠軍再度夢碎這些小事,而是他ㄧ定要在五個月內完成復健參加奧運──儘管中國籃球隊有姚明也沒有辦法跟歐美球隊爭獎牌,而他已經連續三個球季都因為腿傷告假。勉強參加奧運,姚明的職業籃球生涯到底還剩多久,很多人都不太樂觀,可是很顯然地,國家的榮譽對他來說比較重要。

這期的ESPN雜誌登了一張跨頁的照片,上面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姚明在水裡咬著牙齒做肌力訓練。經歷過復健過程的運動員都知道,那是比受傷更痛的事情。在那個專欄裡,記者的旁白就是拜託,人家中國都已經這麼努力了,不要再把甚麼政治人權的東西扯進來吧。奧運從古希臘時期開始,就是讓戰爭暫停幾個月,大家和平共處ㄧ陣子的活動。現代奧運的創始人,法國教育家顧拜但(Pierre de Coubertin)也是以促進各種族之間的了解跟世界和平為宗旨。再回到西藏問題的本身,就連達賴本人也沒有呼籲杯葛奧運。在四月十日他公開表示,如果情況獲得改善,他自己也想要去北京享受一下奧運…

11 Years....

從1997年九月 到 1999年五月



2000年三月 

2004年某月


2008年四月

義大利麵女孩

L Word第五季.雖然總是會因為時間長了,開始變得肥皂劇起來,可是還是一個很吸引人的影集.上一季令人(好像其實也只有我自己)詬病的缺乏床戲,在這季也完全不再是問題.

Spaghetti Girl,義大利麵女孩,Jodi說到Shane喜歡的異性戀女生,用到這個非常有趣的名詞.

“Maybe she’s a spaghetti girl. Straight until wet.”

如果需要專業翻譯請洽舍妹.一字一元,物美價廉.

中時浮世繪: <3﹪大於1?>

原題:百分之三的夢,載於2007.04.07中時浮世繪.


電影航站情緣裡面,湯姆漢克斯經過千辛萬苦,終於走出甘迺迪機場。他跳上排班的計程車,一個跟他一樣操個厚重口音的司機對開往萊辛頓大道的路瞭若指掌。

「你來這邊多久了」,漢克斯問。

「上星期四」,來自阿爾巴尼亞的司機說。

相對於經歷了幾個月官僚主義刁難的漢克斯,剛跳機的非法移民已經開始工作掙錢了,這段場景很諷刺地刻畫了,這個國家在很多情況下,合法不見得比非法容易的現實。

去年年中共和黨政府提出的移民改革方案,被國會多數黨民主黨拒絕了。倘若法案通過,又會是排隊中的合法移民的一大惡夢。因為法案當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就是對非法移民的再度大赦。雖然說每過十幾二十年,都因為非法移民人數實在太多,所以難免需要全面合法化。可是每當大赦一發生,人力已經不足的移民局積案就會更多,等待就會更遙遙無期。

不過美國境內已經超過一千兩百萬的非法移民,這百分之三的人口並不會為此而減少。在南邊跟墨西哥的邊界,不管是海上或是陸上,每天都有許多人帶著自己的夢想跨越那條不知是真是假的線。這樣離開家鄉通常真的是一條不歸路,因為在踏上美國國土之後,一直到拿到合法身分之前,是沒有歸鄉的權利的。而他們放棄的不只是故鄉,還包括在故鄉的正常工作,選擇在這個陌生環境裡,做出賣勞力的事情。像是我之前的鄰居大衛,在他的故鄉哥倫比亞原本是英文老師,可是為了讓兩個可愛的女兒離開戰亂的國家,瘦弱的他在這裡變成地板工人。

我剛從紐奧良的嘉年華會回來,在那裡的法國區,每逢嘉年華會的時期,整個區域就變成幾十萬人的徹夜派對,是北美洲最瘋狂的地方。法國區裡面的旅館頓時奇貨可居,不過一擲千金的觀光客還是絡繹不絕。結束了瘋狂的派對周末,從旅館到機場的路上,我卻想起兩年多以前,同樣的一段路上遇到的計程車司機Ravi。

他曾經是一個數學老師,他的故鄉在埃及的亞歷山卓城,來這裡六七年了。那天他開著應該早要送修的計程車,從後視鏡看著我,告訴我一個神奇的計數方法。「大家不是以為用兩隻手只能夠數到十嗎?你把你的手打開,看看手指間的每一個指節。」他說,「每隻手指都有三個指節,我們其實可以用雙手數到三十呢。」

一...二...三...四...他用破碎難懂的英文,一個指節一個指節數著。

「我的家就在機場跟法國區的中間,我的太太跟小孩本來住在紐澤西州,今年終於搬來這裡跟我一起住,現在我每天回家以後都可以教她們數學了。」在十號…

中時觀念平台: <許我一座棒球場>

原題是中視新聞部張先生熱心提供的是當個男人的時候。如果真的用了可能也蠻恐怖的,說不定會接到讀者雪片般的來信...


「這應該會是這個球場的第一支全壘打。」當勇士隊明星強打奇柏.瓊斯擊出的這顆球,剛以美妙的弧線飛越內野高空的時候,電視轉播區裡正在跟球評們閒聊的特別來賓很有自信地預告了這顆球的落點。是的,這是華盛頓國民隊新球場史上第一支全壘打,而這個有資格當專業球評的特別來賓,正是華盛頓特區的主人,美國第四十三任總統喬治.布希。他還自嘲地說,如果國民隊的投手Odalis Perez投的是跟他開球時候一樣高的壞球,就不會被瓊斯打到全壘打牆以外。

之前布希總統走上投手丘,準備開球的時候,沒有意外的,場下掌聲跟噓聲彼起。他站在離打擊區十八點四公尺外的投手板上,以一個打者頭部高度的直球進入捕手手套。這跟他在九一一事件之後在紐約市開球,那個進入好球帶的精準直球比起來,此一時彼一時,懸殊程度恰似他這些年來直直滑落的民調支持率。不過,球場觀眾儘管對總統的看法不同,對於這個新球場的讚不絕口卻是一致的。

斥資將近兩百億台幣,擁有史上第一座一千三百英吋高畫質螢幕棒球計分板,同時還成為第一個符合綠色球場標準的國民隊主場,在短短二十二個月內就完工開幕。球場有四萬一千多個座位,有給政客企業家杯觥交錯的六十六個天價包廂,也有在球場最高點,僅僅在球賽當天才開賣的五元美金低價票。不過不管是坐在哪裡,嶄新球場緊鄰Anacostia河口,仰望華盛頓紀念碑,俯瞰波多馬克河邊櫻花樹的氣勢,都讓華盛頓特區的球迷驚喜不已。

這個球場驚人的建設經費,其中由華盛頓國民隊的前任經營者,也就是大聯盟當局出資的部分,僅僅占百分之三,其他都是由華盛頓特區政府籌措。而大聯盟負責擔保往後三十年的租約,以此保障特區政府的收入。只要已經經營百年的大聯盟一直打下去,特區政府在球場上的投資就一定會回收。而大聯盟的算盤是這個球場帶來的觀眾,可以讓這支搬到特區以前本來在加拿大的小市場球隊,能夠起死回生,也讓整個聯盟增加收入。

ㄟ,那麼台北巨蛋棒球場呢?經歷三個不同台北市長,其中兩位市長還輪流當總統,十幾年以後,預計今年終於要動工的台北巨蛋棒球場還是只聞樓梯響。沒有死心的球迷能夠見到的新聞只是最近巨蛋環境評估的問題,或是幾年前建築師跟企業主的爭議,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人家華盛頓特區三年前開始有一支棒球隊,不到一年球場就動工了。我們的執政當局,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