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08的文章

Yes We Can

在馬大兼課的同事John說到前幾個星期Obama在學校的演講,體育場被上萬名學生擠滿的盛況.他說,(其實大家都說),Obama真是近代最會演說的政治家之一,也因此,他是最受年輕人歡迎的候選人.當然很多人也會批評他就是會信口雌黃而已.

不過就像是把他的演說編曲,做成下面這個MV的牙買加裔音樂人will.i.am問的一樣:

你們說他只會說話,那麼請告訴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說的話變得不重要了?



MV裡面少數族裔佔大多數,(亞裔代表是Kelly Hu,胡凱莉.已經年過四十,還是很美),連Obama避諱的回教背景,都被篤信回教,也是NBA史上最佳中鋒之一的Kareem Abdul Jabbar挑起.

不過就是這樣,New America v.s. Heroic, Superpower, God-Blessed, and Old America.

Let's see how it goes.

連方小雨,都支持Obama.

中時時論: <球場上的克羅修>

從三月起,觀念平台的文章又要開始了。這篇是二月十七日臨時要的文章,後來想想篇名應該可以是"大家都要克羅修"還是甚麼的。我每次都說"球場上的......",真是隨便。


有時候,真的有些英文字我怎樣也找不出洽當的翻譯。除了我中英文造詣都極為有限以外,最主要的原因,是這些洋文在說的事情或是東西,並不是華人世界裡面經常出現的,自然就沒有對應的中文。一個在人際關係上面很重要的英文字,CLOSURE,我除了能夠叫它克羅修以外,一直不知道中文該怎麼說。

這個字單單就字面上的翻譯,就是事情的結束,可是實質上的意義卻不只於此。它並不像是跟「開始」相對的Ending這個字,僅僅在說明事情的狀況而已。事情的克羅修,是在關係人身上找到能夠把整件事像是闔上一本書一樣,終於可以用力從胸腔的底部呼一口氣,然後大步前進不再回頭的那個點。在西方世界裡,從情侶分手到商業協商,各式各樣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最重要的一個環節之一,就是這個我找不到中文對應的字。

當王建民拿到薪資仲裁的結果,全力投入春訓的那一瞬間。他說:「終於結束了,等結果出來後,就是新球季了;不管是輸是贏,已經試過、努力過,不會不開心」,這就是克羅修。

在職業運動裡,薪水無疑是球員最斤斤計較的事情。而談薪水,或用日本職棒術語來說,所謂「錢鬥」的過程,不管怎麼說好像都很傷感情。在這時候,難免就會覺得西方世界裡面,努力在所有事情上面找到克羅修的態度真是不錯。王建民能夠在知道自己並沒有拿到多的六十萬美金之後,不去感到憤恨不平,除了證明他自己的風度,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已經得到大聯盟當局提供的公平的,可以產生克羅修的機會。

這麼多年的經營下來,球團跟球員都知道談薪水會帶來的問題。當大家都可以預期到衝突的時候,如何在球季開始之前帶來一個克羅修,把壓力釋放出來,就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三十幾年前,倘若選手還在新人合約年間,像是王建民的例子,球團愛給多少薪水就給多少,球員的選擇只有乖乖打球,或是不乖乖打球。這樣不會真的去解決球員的心結,也增加了球隊當中不穩定的因素。可是在一次春訓的罷工之後,大聯盟決定釋出資方一手掌握的薪資裁量權,賦與球員徵詢仲裁的機會。從此之後,每年都有十數件,到三十餘件的薪資仲裁申請。當仲裁人接到案件之後,他們會以球員對球隊的貢獻,之前的薪水,以及同等級的球員的薪水來做決斷。以王建民來說,他季後賽的失常表現…

中時浮世繪: <綠卡不綠 美夢不美>

原題:白色綠卡(真是完全不負責任隨便亂下的題目,還好編輯大人沒有採用),載於2007.02.04中時浮世繪.



美國是一個很在乎程序的國家,不過在綠卡申請這件事情上面,已經到了莫名其妙的程度。

外國人歸化美國籍,一定會先經過綠卡這一個步驟。這張已經改版多次不再是綠色的卡片,代表申請人獲得美國的永久居留權,也就是不需要簽證就可以待在美國境內。有一些國家對美國綠卡持有人有一些免簽證的優待,除此之外,綠卡持有人沒有投票權,沒有領取社會福利金的資格,其實是沒有甚麼公民權利的。不過對於懷抱美國夢的人來說,拿到綠卡,還是完成夢想的一個重大里程碑。

得到綠卡的幾大途徑,分別是投資,依親,工作,結婚,以及政治庇護。

政治庇護聽起來複雜,卻是得到綠卡的捷徑。許多律師樓都有法輪功的教戰守則,因為只要熟記法輪大法,在移民法庭上陳述令法官動容的故事,就很有可能經過政治庇護而得到居留權。很可惜台灣政府沒有壓迫法輪功,也沒有一胎化政策,所以這條路行不通。對於成年人來說,依親也是ㄧ條很漫長的路。親屬移民的排期,如果是要歸依父母親,目前移民局在處理的案子是1999年1月以前申請的。而像是馬英九先生的情況,歸依兄弟姊妹的類型,當年只要等待幾個月,現在的排期卻是長達十一年。

所以對沒有一百萬美金去辦投資移民,或是神明保佑抽籤抽到綠卡的正常人來說,要在美國長期生活,只剩下工作跟結婚兩個辦法。如果跟美國公民相愛,結婚,那麼申請綠卡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不過當中仍然有許多不合人性的規定,像是如果讓未婚妻申請簽證到美國,需要在九十天以內結婚,就已經管到人家家務事了吧。

可是最荒謬的還是工作性質的綠卡。以留學生來說,經過運氣加上努力,拿到為數不多的工作簽證以後,如果雇主願意,就可以開始綠卡的申請。整個程序從一張勞工紙開始,首先,申請人的公司需要對勞工部證明,這份工作沒有美國公民能夠跟願意做。公司要在報紙上登求職廣告,內容以儘量讓其他求職者不感興趣為上策。如果收到一些履歷,就在上面挑些毛病,反正這份工作是非你不可。其實勞工部也心知肚明這都只是表面文章而已,這個世界上哪有一定要誰來做的工作,可是面對排山倒海的申請表,他們還是認真地審核著。

拿到勞工紙以後,公司需要送出替外國勞工辦理移民的表格,然後要替申請人辦身分的轉換。其實仔細想想是申請同一件事情吧,可是還是要兩份申請文件,然後各自要掉進無止盡的排隊宇宙裡。雖然在拿到勞工紙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