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田口法則

 
田口玄一的田口法則(Taguchi Method)在工業工程界是一個被廣泛應用的技術,幾十年前他在日本電信研究所為了提升通信品質所做的研究,提供了一個能夠大幅降低測試成本的方法.這個新的品管技術大大改變了日本的工業界,到了八零年代也被引進美國,成為改變美國汽車工業的神奇學說.

簡單的說,當我們試著最佳化一個生產程序的時候,比如說是摺紙飛機吧,傳統的統計學者會先列出所有可能影響紙飛機飛行距離的變數,像是紙的重量,重心的位置,機翼的長短,飛機的名字等等,然後,在一次只能改變一個變數的前提下,進行重複的實驗.就算以上四個變數都只有兩個可能性,也會有二的四次方也就是十六種不同的組合.這十六種組合需要個別經過十幾次或是幾百次重複的測試,才能夠消除其他未知變數的雜音,一千六百次的紙飛機測試之後,雖然有可能可以找出最佳的組合,不過負責折飛機的倒楣鬼也去了半條命.

田口法則提供的是一個測試的矩陣.在這個矩陣裡,並不是所有的變數都需要獨立的測試,不同的變數可以被結合在一起,然後因為矩陣的設計,還是得到效果相近的測試結果,也可以說是懶人的測試法.雖然他的方法廣泛地被統計學者質疑,可是在生產線上,這個矩陣的威力是十分巨大的.當甲公司可以用比較少的成本去實驗而找出生產程序的最佳化的時候,乙公司還在煩惱為了折飛機而終身殘障的員工勞工保險的問題.

在行銷上,其實我在做的事情也是不停的實驗而已,一個產品在市場的成功與否,有不同的贈品,價格,廣告郵件的大小,顏色,字體,許許多多不同的變數需要被測試,可是往往一個測試兩三個變數的實驗,就可以花掉幾萬塊美金的預算.所以真正被挑戰的變數少之又少,往往最後產品推出的時候,資深經理人的常識跟直覺還是佔了百分之九十的決定.

The biggest thing that we learned is that your natural instinct isn't always right --Offermatica

在網路上找田口法則的時候看到這家叫做Offermatica的行銷公司的廣告辭,"我們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你的直覺並不是永遠正確的",跟我討厭常識是一樣的邏輯.可是由於資源有限,有的時候討厭歸討厭,什麼辦法也沒有.

INC.跟廣告世代雜誌上介紹的Dr.Kowalick,倒是為同樣受到統計學限制的廣告主提供了一線希望.不知道為了什麼田口法則這個已經在工業界普遍被應用的技術需要十幾年才進入行銷界.反正不管怎樣,Dr.Kowalick,原本在大學裡教田口法則的學者,跨越了這個鴻溝,成為第一個把田口法則跟廣告行銷結合的人.

今天讀著他的資料,然後在電話上跟他公司裡的另外一個顧問聊了將近一個小時.整家公司只有六個人(其中只有Dr.Kowalick跟他是顧問),可是這幾年來專業雜誌的報導已經讓他們變成一個十分受到矚目的公司,他們每一個案子的服務費是在四萬美金到十五萬美金之間."下個月我們的專訪會出現在兩百萬訂戶的富比士雜誌(Forbes) 上,到那個時候我應該沒有空跟你講電話了吧",那個傢伙說.對於我依照傳統統計學的訓練所提出來的問題,他的輕蔑是毫不隱瞞的,"我們用的是田口方法,統計學者是抓破頭也想不通的",他說.

不知道為了什麼,我一點也沒有不舒服的感覺,我想,除了在工作上體認統計學的限制之外,在Krannert第二年的上學期,為了證明田口法則跟傳統統計方法的不同,跟同學在系上大樓的長廊折幾百次紙飛機手差點斷掉的回憶,突然跑回大腦裡,也有直接的關係吧.

留言

方祖涵寫道…
三月中Dr.Kowalick的講座已經過去了,下一次應該是在九月,如果能夠參加應該是不錯的事情.明年要加入棒球統計學會的計畫到目前也沒有改變,這麼多跟數學有關係的事情真是令人頭痛呢.
方祖芳表示…
http://www.olsonzaltman.com/
我永遠弄不懂數字的東西,這是Zaltman發明,用人的潛意識找出的終極行銷方法~~
reptile_k寫道…
You remind me of last fall when I tried to talk the marketing manager into replacing "A-B split" with "fractional factorial experimental design" (which serves the same purpose as Taguchi Methods). He couldn't get it and turned down my suggestion due to, I believe, fear of not being able to control something he doesn't understand.

So, I can understand how frustrated you are fighting others' common senses.

That said, I don't dislike or hate common sense. Although common sense (especially an experience-based one) may not be always right, it is right in most cases. It gets you into the ballpark right there --- cheap! That's what I like about it.

Besides, there's hardly any marketing analysis without common sense.

Take the example you mentioned, were it not for common sense, how do we determine which attributes (paper quality, font, etc) we should spend $$ testing, let alone which levels (font size 7,9, or 10, etc) to be tested?

As you said, we cannot trust common sense, but I believe common sense makes our lives easier.

Speaking of the Taguchi Method, I know very little about it, does it invole less "black box" math/statistics?

If so, the Taguchi Method is probably an easier sell to my boss who doesn't have advanced knowledge of stats.
方祖涵寫道…
Of course...what we should hate, or dislike, are those common senses that cannot be challenged.

Here is some information for the next Taguchi seminar. Good luck!

DR. KOWALICK'S TRIZ-TAGUCHI SEMINAR
JUNE 16-17, 2005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This is Dr. James Kowalick, and I was simply overwhelmed at the response to what occurred just a few weeks ago – on March 10 and 11, when we hosted the First TRIZ-Taguchi Seminar at Half Moon Bay, California, just outside of San Francisco.

We literally packed the beautiful Strawberry Ranch with exceptional people who are now moving toward brown-belt or black-belt status. That means they can really "do" it!

I said there would be only one more seminar like this, and that we’d have it in beautiful San Francisco. I know that everyone from Half Moon Bay will be there, and that leaves some space for a few dozen more. So here is your chance:

MY SECOND TRIZ-TAGUCHI SEMINAR IN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ON JUNE 16-17, 2005.

Those who come will receive everything he or she must know to actually do TRIZ-Taguchi Ad Optimization – plus more. It’s what we did at Half Moon Bay, PLUS three new top secrets. Here's what the chosen few will receive:

Instructions on how to use my Kowalick-Taguchi Methodology that multiplies responses by hundreds - sometimes thousands - of percent.

Discussions of the ins and outs of TRIZ-Taguchi Ad Optimization for each advertising medium.

My NEW Pay-Per-Click optimization system.

And the three new top secrets for new attendants as well as Half Moon Bay veterans.

Seminar attendees will fly to the San Francisco International Airport.

We'll begin Thursday June 16th at 9:00 AM and finish Friday June 17th at 5:00 PM. The seminar cost is $2,495 but...we are offering an Early Bird discount of $500, good only until April 25th. The fee includes lunches for both seminar days.

See you at the seminar! I can't wait. You may not know it, but this will change your life in advertising.

Ciao!

Jim Kowalick
P.S. If you nee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e seminar, call me at (877) 820-4164 or email me at jim@kowalick.com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聯合報名人堂:<超級經紀人的超級手腕>

說到大聯盟知名經紀人波拉斯,大家腦海裡出現的,可能都是負面貪婪的形容詞,「吸血鬼」是台灣媒體給他的外號,紐約人雜誌稱他「勒索大師」也好不到哪裡去。這位曾經在小聯盟打過四年,卻因為膝傷結束球員生涯,有藥劑師跟律師背景的爭議人物,從八○年代中期進入選手經紀領域,從此改變大聯盟經營模式。 「球員的薪水會跟棒球產業的市值同步快速成長,在未來,我們說不定還會看到長達五年,三千到四千萬美金的合約呢!」,一九九○年的春天,才三十七歲的波拉斯在「棒球美國」雜誌大膽預言棒球的未來。後來,職棒產業價值真的向上翻了數倍,球員的合約更是屢創新高。光是今年跟馬林魚隊簽下長約的陳偉殷,合約總值就是波拉斯當年預測數字的一倍。 儘管多數球隊對這位超級經紀人有很複雜的情緒,對他旗下球員來說,波拉斯團隊提供的全面服務,卻是他成功的原因之一。在球員面臨重大決定,或是球場低潮的時候,雖然手下有幾十位大牌球星,波拉斯還是會親自跟球員或家屬花很長時間溝通。而他處理球員問題的技巧,更是令人佩服,像是上周剛發生的例子: 紐約大都會隊的「黑暗騎士」哈維,去年被媒體跟球迷趕鴨子上架,超出預定投球局數兩成,結果今年狀況奇差,跟去年表現判若兩人,最近在主場比賽,還遭到無情球迷噓聲相迎。面對如此情況,波拉斯被訪問到客戶表現的時候,他告訴記者,「去年此時,有一位投手,防禦率高達六.五五,五月底進了傷兵名單。如果只看數字的話,你會說這個投手完蛋了…可是,他最近剛跟球隊簽下美金一.七五億的長約。」 波拉斯說的是國民隊的史特拉斯堡,也是客戶之一,他從去年下半季到今年為止表現優異,球隊用高薪提前續約。「經歷韌帶置換手術的投手,復原過程有很多變數。」「我還要澄清一件事,去年是哈維自己想要多投的,並不是球隊的錯。」波拉斯再拿出幾項精密的現代數據,說明如果除去運氣影響,哈維的表現沒有比去年差很多;他又提到哈維春訓前在經紀公司訓練營六周,體能狀況非常好,完全沒有受傷。 在短暫的訪談裡,波拉斯用史特拉斯堡跟哈維的比較,建立谷底反彈的可能性,讓大家降低對現在成績的重視;儘管全世界都知道年輕的哈維去年受了委屈,他可以痛罵球團「早跟你們講應該只投一百八十局」,可是說那是哈維自己的選擇,不但給球團一個下台階,也讓客戶看來大器;拿出自家數據的分析,讓原本針對哈維球速下滑,打者揮空率下降的數字派專家,不再獨占話語權;提到春訓前的自主訓練,讓大家知道哈…

蘋果日報名采專欄:<半季盜壘王:三商虎魔拉>

魔拉1998年加入三商虎,正好是中職首度放水案的訴訟期,後因為紐約大都會隊給了小聯盟約,讓魔拉只打了44場球賽就離開,但在台灣的獨特經歷,仍讓他留下難忘回憶。方祖涵提供 【方塘鑑開】半季盜壘王:三商虎魔拉

方祖涵/運動文學作家

「有件事情我一定要問你。」

「哦?」

「後來在《運動畫刊》的專訪,你說台灣的老鼠比貓大,結果那段話被當成報導的重點。你說的究竟是住宿環境,還是簽賭放水的風氣啊?」

「是真的老鼠!我好幾次半夜睡覺被嚇醒,以為房間有貓跑進來,結果發現是老鼠!」

幾個月前住得不算遠的魔拉(Melvin Mora)約我吃早餐,跟他第一次見面,原本只要談些小事,沒想到聊到一個段落竟然已經過了中午。看著面前健談的中年大叔,很難想像他在職棒九年因為想跟大帝士拼盜壘王,兩個月就盜三十七個壘包;然後在鈴木一朗的生涯最巔峰,竟然能夠跟他競爭聯盟打擊王,一直到球季最後一個月才被甩開。不管是短暫的中職生涯,或是後來在大聯盟的十三年,魔拉好像跟數據有仇似的,不斷向極限挑戰。

不過最讓我好奇的,還是十幾年前那段訪問。魔拉在1998年加入三商虎,剛好是中職首度放水案的訴訟期,當時聯盟剛將時報鷹停權,黑道介入傳聞仍然時有所聞。他在台灣只打四十四場球就離開,雖然不管是老鼠或是簽賭情況都是事實,可是類似訪問在《運動畫刊》跟《紐約時報》都出現了,看到台灣被他這樣描述,心裡還是覺得納悶。

結果他離開的原因既不是球隊的居住環境,也不是場上的放水情況,而是紐約大都會給了合約。雖然只是小聯盟約,對已經二十六歲的魔拉來說還是難得機會,隔年他就獲得春訓邀請,季中登上大聯盟,後來轉戰金鶯,在巴爾的摩進入明星賽兩次,還成為2004年三壘手銀棒獎的得主。

六年小聯盟,十三年大聯盟的故事好像怎麼說也說不完。剛進大都會時,總教練瓦倫泰為了教訓愛遲到的明星捕手皮亞薩,處罰除皮亞薩之外的全隊跑步,結果讓盜壘王韓德森氣得吵著要退休。後來魔拉被交易到金鶯,2004鈴木一朗挑戰西斯勒高懸八十四年單季安打紀錄時,是聯盟唯一有機會跟他爭打擊率王的選手。

魔拉還記得一朗後來跟他開的玩笑,「他要我謝謝他,因為這樣才讓我在日本變得有名」。

在台灣的獨特經歷,後來也留下許多難忘的回憶。除了因為房間緊臨餐廳,老鼠變成室友有點可怕以外,其他從食物到隊友的印象都很正面,「三商的內野手都很厲害,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全部都叫做林!」魔拉覺得當年虎隊負責鎮守二游的林琨瀚與林…

聯合報名人堂:<喬治王子的大學夢>

喬治王子郡在美國首府華盛頓的東北邊,跟隔壁幾個郡縣相較,有極為顯著的不同。當地有將近六成的非裔居民,房價跟平均所得都遠低於鄰近以白人為主的費爾法克斯與蒙哥馬利郡。雖然喬治王子是全美收入最高的非裔郡縣,居民實際生活情況卻與此項數據有不小的落差,華府物價水準相對較高,四口之家倘若所得不到台幣一百萬,就算是低於貧窮線了,而喬治王子郡至少有兩成居民在這個數字上下掙扎。 金州勇士明星前鋒凱文.杜蘭特的童年家庭就是其中一例。 杜蘭特還在襁褓,生父就快閃出走,把他跟哥哥丟給母親汪達獨力撫養。為了生計,當年僅廿一歲的年輕媽媽除了照顧兩個年幼的孩子以外,還需兼差兩份工作。這樣的生活持續十多年,「我們不停搬家,每個住所都像是永遠逃不出的小盒子」,杜蘭特說。 天還沒亮就出門賺錢的媽媽,晚上還有郵局的工作,各種家事只有讓兒子從小開始幫忙。對這個家庭來說,讓人窒息的金錢壓力與生活隨時會崩毀的危機感,孩子的未來是遙遠而脆弱的夢想。如此艱苦情況並非特例,就算當地是「收入最高的非裔郡縣」,仍然有數以萬計的家庭遭遇相同的挑戰。我曾經在那邊工作超過十年,公司裡就有好幾位辛勞的單親媽媽,終日為生計所苦。 勇士隊明星前鋒杜蘭特慷慨解囊,他捐出1千萬美元投入一項教育計畫,幫助貧困家庭出身的學童上大學。 美聯社資料照片 從小高人一等的杜蘭特,十三歲就超過一百八十公分,也迅速在各級籃球聯盟展現傑出的技巧。高中畢業那年,杜蘭特在全美同級生排名第二,順利以全額獎學金進入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高中全明星賽、大學聯盟、世錦賽、NBA新秀挑戰賽/球季/總冠軍賽…不管在哪裡,杜蘭特都是場上的最有價值球員,跟他後來的天價薪資與廣告合約一樣。 他在去年拿到NBA總冠軍,賽後訪問還不忘提到故鄉。杜蘭特自小經歷的生活壓力讓他變得更堅強,從全心為家庭奉獻的母親學來的無私更轉化成領袖氣質,雖然沒有無憂無慮的童年,他憑藉超越同儕的心志與籃球天賦,替自己跟全家創造出超乎想像的未來。 籃球不是正常的生涯選擇,卻是許多人唯一能做的嘗試,「我們沒有足夠資源規劃下一步」,杜蘭特說。對輸在起跑點的家庭來說,成功是遙遠的奢侈品,杜蘭特無疑是當中幸運的。職業運動是貧窮家庭翻身的希望,在美國,平均每百萬人口會出產一位職籃選手,喬治王子人口不到此數,在聯盟裡卻有將近十五名球員,儘管如此,其餘九成九孩子的籃球夢仍是以幻滅收場,成功機率跟樂透差不了多少。 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