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4的文章

獨立評論@天下:<放下歧見的聖誕夜>

布萊德是美國民主黨的資深黨工,二十歲出頭就因為支持柯林頓的總統競選活動,開始投身政治。他從基層做起,經驗十分豐富,曾經在州議員的競選總部,還有北卡州長的辦公室工作,後來跟隨北卡州的眾議員到首府華盛頓上班。他長期擔任民主黨的通訊室主任,去年夏天才卸任,不過身為黨內的策略專家,他的意見還是非常受到尊重,也時常出現在政策評論的新聞節目裡。達拉斯是美國共和黨的死忠支持者,大學畢業以後當過記者,後來因為強烈... 閱讀更多

獨立評論@天下:<來自未來的手環>

「那你當我們的健身教練好了」,個頭嬌小的女生跟壯碩的男人說。辦公園區裡幾十家公司共用的健身房,是我每周上班時間都會報到幾次的地方。幾個星期前在跑步機上聽到這段對話,忍不住回頭看了兩眼。經常遇到那位壯碩的男人,他總是待在重量訓練區,胳膊是我的一倍粗;個頭嬌小的女生跟她一位話不多的同事,是健身房裡的新面孔。前一陣子再遇到他們,男人正在指導兩個女生做重量,沒過多久,嬌小女生的同事就不再出現了。今天離開健... 閱讀更多

聯合報名人堂:<在遠方飛舞的蝴蝶>

從二○○四年的夏天開始,「巨怪」蘭迪.強森就覺得很不高興,他不斷要求響尾蛇隊把他交易出去。
三年前,響尾蛇隊才剛拿下世界大賽的冠軍,感覺卻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二○○四年悲慘的球季,球隊勝率不到四成,對好勝心切,卻已經四十歲的一代巨投強森來說,是很難熬的幾個月。七月底的交易大限前幾天,強森預先跟隊友道別,連更衣室裡的東西都打包好了,他準備去紐約,投入洋基隊的懷抱,在職業生涯的尾聲多享受幾次季後賽。
結果季中的交易沒有發生,像強森等級的好手,通常要拿好幾個新秀球員來換,可是響尾蛇在洋基農場裡連一個看得上眼的選手都找不到,於是交易胎死腹中。剩下的半個球季,無奈留下的強森跟球隊關係降到冰點,互相放話攻擊像是肥皂劇一樣,好不容易熬到球季結束,響尾蛇隊才重啟跟洋基隊的談判。
最後,這兩支球隊和洛杉磯道奇隊完成三方交易,響尾蛇隊從洋基隊先發輪值裡,拿到打進明星賽的年輕投手瓦茲奎,還有在小聯盟拿下十一勝的新秀哈爾西,另外從道奇隊得到外野手格林。
在這個交易裡,為了得到強森,洋基隊願意釋出不錯的投手瓦茲奎,是因為他們剛用高薪簽下好手萊特,他經歷手肘手術一整年的復建,新的球季頗受期待;道奇隊願意交易明星級的外野手格林,是因為他們剛花重金得到強打外野手德魯,格林的位置變得有點多餘。
這麼多名字的故事,聽起來可能覺得一頭霧水,可是,你知道嗎,你我的生活,從「巨怪」蘭迪.強森的不高興開始,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二○○五年球季,萊特當然成為洋基隊新的先發投手之一,可是不到一個月,就因為手傷復發,被放進傷兵名單。遇到這樣的情況,原本上來接班的應該是哈爾西,可是他已經被交易出去,洋基隊只好在剩下的小聯盟投手群,也就是別的球隊根本瞧不起的陣容裡,挑一位上大聯盟,擔當先發的任務;過了幾個星期,一場響尾蛇隊遇上道奇隊的比賽,從洋基交易來的菜鳥投手哈爾西上場先發,結果控球不穩,投出觸身球把道奇隊新外野手德魯的手腕打斷,沒有格林的道奇隊,只好從小聯盟拉上一位遲遲沒有表現的年輕球員替代。
洋基隊頂替輪值的投手,叫做王建民;道奇隊拉上大聯盟的外野手,叫做陳金鋒。
後來的故事你我都很熟悉,就像在南美洲飛舞的蝴蝶,改變北美的氣候一樣,起源自蘭迪.強森不想待在響尾蛇隊造成的蝴蝶效應,讓台灣同時有兩位球員登上棒球的最高殿堂。於是,我們突然對遙遠的大聯盟興趣倍增,生活的規律變成投一休四,連股票市場都受到球員的表現影響,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