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06的文章

中時觀念平台: <選手的賭癮>

恩...好吧...本來應該是觀念平台的最後一篇的...可是...又再續了三個月..因為稿費真的不錯嘛...

這是觀念平台倒數第不知道多少篇,原載中國時報八月二十五日,選手的賭癮




未來的阿拉巴馬州州長,查爾斯.巴克利爵士,不是一個完美的人。在他的職業籃球生涯結束幾年之後,承認自己對賭博上癮。「最大的問題是,你不知道什麼才是贏很多錢,可是等到輸錢的時候,你就會知道什麼是輸很多錢了。而且,我總是輸。」他說。這些年來,他在各式各樣的賭盤當中,輸掉超過三億台幣。他跟曾經在一天之內,玩吃角子老虎輸掉五千萬台幣的高爾夫名將約翰.達利一樣,都是金錢遊戲的受害者。

根據也愛賭博的籃球之神麥克.喬丹的說法,雖然知道花上大筆金錢跟時間在賭博這檔事上,是很笨的一件事情,可是他身為一個天生喜歡競爭的運動員,還是無法自拔地沉溺在其中。這樣的說法雖然聽起來蠻不負責任,不過卻有一些事實的成分。根據美國大學運動聯盟的一項研究,百分之三十五的男性大學運動員,曾經在過去一年當中,在運動比賽裡面下注。而更驚人的部分,將近有百分之一的球員,曾經接受跟賭博有關的金錢,進而影響比賽的表現。

運動員沉迷於運動賭博,台灣也有不少相似的案例,從影劇版走到社會版的撞球明星陳純甄,就是最新的一個。根據報導,她在職業棒球跟世界盃足球賽當中,總共輸了超過兩千萬。而陳純甄跟喬丹、達利,或是巴克利最大的不同,是她沒有兩千萬可以輸。

當然,不只是運動員,對每個人來說,賭博的癮症跟酒精上癮,或是毒品的上癮一般,都是真實存在的。上癮的賭徒快感的來臨,是在等待賭盤揭曉的那一刻,就像是吞下毒品的前夕,那種充滿期待的興奮感,其實往往比吸毒本身,或是賭局的輸贏還要動人。他們在贏錢的時候會不切實際地期待好運會持續,輸錢的時候跟別人大肆宣揚之前贏錢的風光,直到發現情況不能控制的時候,開始怪罪他人,孤立身邊的親朋好友,甚至是尋求非法的手段翻身。

如果情況一直不能改善,等到最後一個階段,也就是社會跟經濟情況都掉到谷底的時候,根據一項研究,可能會有高達百分之二十的上癮賭徒,會嘗試自殺。

最近的一部運動電影《金錢遊戲》(Two for the Money)中,從退休的運動員變成賭徒的艾爾.帕西諾說,「我們是故障的人。大部分的賭徒,尋求的是贏錢的快感,我們不是,我們是去輸的…我們贏錢,只為了有錢可以再輸光。等到輸的時…

賀喜先生的巧克力冒險工廠

看到這個噴泉,是在準備離開遊樂場的時候,我們今天玩得很累,剛好找到這個好地方休息.噴泉中間的老爺爺站在這裡,看著每年兩百五十萬人次的人來人往很久很久.後面華麗的旋轉木馬,也已經嘩啦啦嘩啦啦地不停流轉了六十多年.

不過我們也已經都過了坐旋轉木馬的年紀就是了,而且方小雨小姐知道爸爸坐了會頭昏.爸爸已經冒著生命危險陪方小姐玩海盜船,還有在空中打水戰的雲霄飛車,都是完全不在乎自己懼高症的偉大表現.

今天是很有趣的一天,我們在賓州的賀喜鎮,一個號稱全地球最甜蜜的地方的小鎮.在這裡的空氣中,彷彿隨時飄著巧克力的香味(註一),因為它是賀喜巧克力一百多年來總公司的所在地.賀喜鎮除了工廠以外,還有本來是員工活動中心的賀喜遊樂場,展示各式各樣巧克力的賀喜巧克力世界,以及一個很可愛的動物園ZooAmerica.對於NBA球迷來說,這個小鎮,也是四十五年以前,費城勇士隊的張伯倫,創下單場比賽一百分紀錄的聖地(註二).

今天就是這樣過去的,早上走過已經被淘汰多年的賀喜籃球場,在遊樂場玩了很多以前沒有玩過的東西,在動物園裡面晃了很久,最後,我們還去了巧克力世界看製造巧克力的過程.等到走到老爺爺罰站噴泉的時候,我們都已經累了.

可是爸爸還是要說一個故事.

這個站在這裡的老爺爺,叫做Milton Hershey.他在一百年以前,開了一家巧克力工廠.跟我們在Chocolate World看到的電影說的一樣,這個地方因為有賓州盛產的牛奶,加上從南美洲跟非洲進口的可可豆,變成了很成功的巧克力公司.他賺了很多很多的錢,也對在自己公司上班的人很好,像是這個遊樂場啊,本來也只是讓在他的公司上班的人,在週末的時候可以帶家人免費來玩的地方.

賀喜先生很喜歡小孩,可是他跟他的太太凱薩琳結婚很久很久,還是沒有辦法生自己的孩子.在他五十二歲的時候,他們夫妻倆決定,既然沒有辦法生小孩,那麼就來開一間給孤兒上學的學校好了.賀喜先生說,這一切都是Kitty(他是這樣稱呼太太Catherine的)的主意,如果我們能夠幫助一百個孤兒,那一切就值得了

於是賀喜職業學校開幕了.一開始只專門提供孤兒跟貧戶高職的技術教育.後來,變成從幼稚園到高中完整教育的學校,也改名成為米爾頓.賀喜學校.

在這個老爺爺上天堂以前,他做了一件事情.他把他所有的錢信託,捐給學校.可是啊,他的巧克力公司竟然就這樣,一直一直賣很多很多的巧克力,變成全美國最大的巧克力公司,…

中時觀念平台: <運動就是生活>

這是第十一篇,也是倒數第二篇的觀念平台,原載於中國時報08.11.2006.



在八○年代開始帶動美國網球風潮的球員們,從庫瑞爾、山普拉斯、張德培、馬丁以降,一個個高掛球鞋,名將阿格西也終於要向他凝固成一整塊的腹肌投降。八月底在紐約法拉盛的美國網球公開賽,是他的告別賽。

在阿格西六月底宣布即將退休之後,剩下的美國網球系列賽…像是在華盛頓的雷格.梅森網球賽,或是在辛辛那提的名人賽,都因為他的出賽而受到矚目。屈指算來,加上美國公開賽,這些比賽,是他剩下的最後三個職業賽.

當然要去球場看看。

七月三十日,星期天,我們三個成人跟一個小孩,拿了門票,走進華盛頓的網球中心。因為美東熱浪襲人,在門口的攤位,我們先拿了手持電風扇消暑。然後在球拍公司提供的發球測速棚裡,我們試了試自己發球的速度,順便拿了可口的莎拉波娃的海報。我們在各個球場間遊走,看著幾個曾經世界排名第一的名將熱身對打,阿格西也在其中。他跟他的教練吉伯特,還有吉伯特的新弟子,十九歲的英國小將穆雷單挑熱身,很有世代傳承的味道。中午的時候,我們吃著熱狗,喝了可樂,看看手上跟選手拿到的簽名跟合照,是一個很愉快的夏日周末。

而全部的花費,是零。

因為這是一年一度的雷格.梅森家庭日。在這天,只要有一個小孩的家庭,就可以帶著三個成人一起去免費看球,門票跟午餐都是由主辦單位提供。將近萬人參與的一個活動,我們已經連續去了好多年。正式比賽的門票,是從三十美金起跳。可是在這個家庭日,金錢,不是主辦單位的最大興趣。事實上,就算是售票的日子,門票的收入,並不是交給主辦的雷格.梅森資產管理公司,而是屬於華盛頓網球教育基金會,一個以提供市內學童網球教育為宗旨的非營利機構。比賽當中的支出,是由很多贊助商提供的,像是泰國的山嘎啤酒廠,就是今年的主要贊助單位。連香港旅遊局,也是今年的贊助單位之一。

很呆吧。花錢買午餐請觀眾來看球賽,或是門票收入不收進口袋,這種事情好像就只有阿斗仔才做得出來。阿格西接下來要參加的辛辛那提名人賽,因為他的關係,今年可望創下最高的收入紀錄。可是主辦單位跟華府的一樣呆,每年要把門票收入捐給非營利機構。三十二年來,辛辛那提名人賽的主辦單位,西南金控公司,已經捐出超過兩億新台幣的收入。

不過或許就是因為大人們不是機關算盡,對西方世界的家庭來說,接觸運動變成一個便宜很多的事情。我的女兒每年夏天跟我躺在小聯盟的球場草坪上,看著比賽結束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