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1的文章

中時觀念平台: <在社交媒體的公德>

去年七月底的時候,克里夫蘭印地安人隊的小聯盟投手大衛‧霍夫終於又等到教練團的青睞,有了在大聯盟先發的機會。這個年輕的左投在他的推特網頁上面登出了這個好消息,跟他的親朋好友分享。記者根據這則訊息向總教練艾塔求證,結果卻大出霍夫的意料‧‧‧艾塔跟球團因為霍夫洩漏了投手佈局的計畫而震怒,他也因為這一時的手癢,在小聯盟多待了好幾天。

艾塔自己現在也是一個推特的愛用者,他對旗下球員的忠固是:所有不能跟記者說的事情,請用點常識,別寫在社交媒體上。

如果說大家都把艾塔說的簡單道理放在心上,在日本大地震之後我們的耳根會清靜很多。不知道為甚麼,一場不幸的地震災變沒過幾天,在網路上亂說話而惹禍上身的傢伙竟然是此起彼落。台灣有執政黨國會助理跟通告藝人感懷釣魚台跟南京大屠殺,在美國有饒舌歌手五角開玩笑要叫自己的妓女從日本撤退。最近一個因為地震和網路失業的是一個B咖喜劇明星葛柏,他一向以毒舌聞名,在地震之後,他的一則推特留言是這樣的:「日本人真是先進啊,他們不用去海邊,因為海會自動跑到他們旁裏。」

因為這些跟地震有關的留言,請葛柏代言的保險公司馬上宣告中止合作,他也少了一年千萬台幣的收入。葛柏當然覺得很冤枉,因為他跟這家保險公司合作了好幾年,而他的表演風格一向是如此。像是在九一一攻擊活動沒過幾天,他也毫不忌諱地開了飛機撞大樓的玩笑,他在俱樂部表演的時候對觀眾說:「我想要搭飛機,可是航空公司說沒有直飛的航班,他們接下來的飛機都得要在帝國大廈停一會才行」。這樣說來,他的表演風格還真可以說是一以貫之。不同的是,在俱樂部裡面是收費關門演出,在推特上面卻是對整個世界發聲。

不管是葛柏跟五角的訕笑,還是趙志勳跟唐志中的仇日,這些言論造成的爭議,都是因為發言者忽略了社交媒體兩韌的特性。五角在惹禍之後的道歉很誠實地說出了人們的矛盾,「有些我說的話只是故意要讓人注意而已」,許多人在網路的言論走上偏鋒,期待吸引他人的關注,可是連專業喜劇演員對尺度都難以拿捏,難怪會有這麼多人因為自己的言論跌下深淵。這樣的結果真的怨不得別人,畢竟,本來真的沒有人在乎他們腦筋裡面對事情偉大的看法啊。

艾塔教練在他的推特上面寫道:「在這個世界上,其實正面的事情比負面的事情多,只是負面的事情總是比較大聲而已。」「我喜歡的一個詩人說,在每一個炸彈爆炸傷人的同時,都有許多的擁抱跟善行同時發生,我們只是沒有聽說那些事情罷了。」在現在,這些話聽起來更是…

中時觀念平台: <假道學,得永生!>

如果說,有一間大學的創辦人大力宣揚一夫多妻的制度,一輩子娶了數十個老婆,這樣的學校恐怕沒有什麼家長敢放心讓孩子去唸。假如這間學校在台灣的話,姑且稱之國立西門慶大學吧,想像中他們大一的必修課會包括西藏《慾經》,每天校長會殷勤地站在校門發送保險套,學校運動場上潘金蓮銅像搔首弄姿,學生經過的時候都難免心神不寧。

這個幻想世界裡的西門慶大學,在美國猶他州有一間不折不扣的姊妹校,就是楊百翰大學。楊百翰先生兩百多年前出生,有現代摩西之稱,是基督教摩門教派的重要人物之一,而他最出名的一項紀錄,就是據稱他有五十五個合法妻子,五十六個孩子。他的妻子有些是終身職,有些是暫時性的,有些離過婚,有些另有婚嫁,楊百翰先生把自己的家稱做獅子之屋,把這一大家子人安置其中,羨煞不少男人。

不過家長們倒是不用擔心,他一手創建的楊百翰大學現在是全美對兩性關係最為嚴格的高等學府,在上個星期,他們的籃球校隊主力,大二的前鋒布蘭登,開始被學校處以禁賽的處分。楊百翰大學今年在大學籃球賽當中表現十分傑出,很有希望問鼎全國冠軍。在美國,NCAA大學籃球冠軍賽的收視人口比NBA冠軍賽高出一倍,由此可見這個比賽的重要性。楊百翰大學這個禁賽的決定,幾乎等於放棄了整個即將在這個月開始的季後賽,而布蘭登千該萬死犯的錯,就是跟他的已成年女朋友發生了婚前性行為。

什麼!婚前性行為?好吧,美國以清教徒的移民開始立國,一開始就是因為看不慣歐洲的腐敗跟淫亂才千里迢迢地渡海到新大陸,可是幾百年下來,竟然還有對婚前性行為的處罰,真是很令人不可思議。對婚前性行為的約束只是其中的一項,根據ESPN的調查,有半數以上的美國大學,在校隊球員的招生過程當中,學生的性向是被考慮的重要環節之一。像是女子籃球的名校愛荷華州大,就有不收女同性戀的嚴厲政策,真是管得太多。

近幾年來,美國基督教保守派勢力在九一一事件跟布希神權的影響之下大幅成長,共和黨明年大選的可能候選人如裴琳跟哈克比之流,都是極端的保守派,像是哈克比看到未婚的娜塔利波曼頂著大肚子上台領奧斯卡,就馬上大聲譴責她對社會造成的負面影響。可是諷刺的是,往往這些政客自己都有見不得人的狗屁倒灶。屢見不鮮的是反對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議員,自己性騷擾同性的職員,譴責柯林頓緋聞案的傢伙,自己忙著用公款召妓跟外遇。這種雙重人格蔓延到社會的每一個角落,讓大家都可以正氣凜然地指責別人的是非,卻忘記自己的醜陋。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