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08的文章

中時觀念平台: <沒有輸家的比賽>

剛好在觀念平台當總統大選前一天的值日生.這篇標題難得是我自己下的(根據家父跟忠實讀者黃媽媽表示,我原本的標題通常都很糟糕,還好編輯台幾乎每次都自己用自己的懶得理我),原載於3/21/08中國時報.



「感覺上好像長久支持的球隊,終於沉潛多年後,今年大殺四方,最後進入總冠軍賽。在七戰四勝系列中嬴了第一場,然後球員們就開始說到拿到冠軍後一定會謙虛以及三連霸的夢…,聽起來難免覺得惡心,而且不免會想起那些連敗的歲月」,在立法委員選舉之後,一名讀者看到有些已經得意忘形的政治人物,在我的網站留下這段話。是啊,運動場,永遠是人類世界的縮影。

這幾個月的廝殺就要在明天揭曉,不管是支持哪一黨的群眾,除了自己寶貴的一票之外,還應該要給自己的候選人很多的掌聲。以前在紅襪隊的明星游擊手賈西亞帕拉在輸了一場重要比賽之後說:「我們並沒有輸,只是打得不夠好,所以沒有贏而已」。相對來說,這場比賽裡面在一局上半就以懸殊比數落後的謝長廷,能夠藉著對方的失誤迎頭趕上,而一路領先的馬英九,站在投手板上撐到九局也還是謹守分寸。雖然比賽一定會有輸贏,可是這回各自表述的民主政治過程,並沒有一個打得不夠好的選手。

也許很多人到現在,想起對手在比賽當中的許多步數還是怒火中燒。在球場上,大聯盟史上最好的總教練之一Leo Durocher說,「在我當三壘手的比賽,如果說對方通過三壘跑向本壘就要得到致勝分的是我媽,有機會我還是會把她絆倒。好吧,比賽完我會把她扶起來道歉,可是我不要輸。」所謂的運動家精神,只應該發生在比賽結束雙方握手,或是開票結束恭喜對手的時候。在寸土必爭的比賽當中,中華隊領先九分也應該要義無反顧地盜壘。我們幹嘛要欺騙自己,其實這就是真正民主社會的本質,請問哪個國家的大選不是奧步連連?

道奇隊剛剛正式離開球場的老教頭拉索達說,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是贏得世界大賽的冠軍。而第二美好的事情,是輸掉世界大賽。兩黨政治下,能夠累積多年的經歷,贏得黨內初選,成為唯二的總統候選人,盡力之後的輸家,應該也不需要遺憾。而熱血沸騰的選民們,如果想想兩位候選人的政策,倘若沒有不可預見的意外,不管是終統或是終獨,都不會在下一個四年,甚至是四十年之內發生。對人民來說,不管誰執政都會有公共建設,都會有全民健保,都會有老人年金,都會有金錢外交,也都會有貪汙舞弊。唯一真正的議題,就是往後四年對中國雙向開放的態度,兩黨雖然有細節跟程度的差…

運動彩券必勝秘笈

張元培先生這幾年來交的學費,要靠各位讀者的好心贊助才能回本.請大家告訴大家!

中時觀念平台: <樂透彩榨汁機>

新開始的觀念平台系列.一樣是隔週五出現,這篇載於03.07.08,原題:富邦牌榨汁機


對運動賭迷來說,正確猜中每一場比賽在讓分之後的結果,常常比球賽的勝負本身更重要。從五月運動彩券上路開始,許多台灣民眾就可以合法地體會這種令人血脈賁張的觀戰方式──贏球不算是贏球,要贏夠多分才算贏。職業運動的球季不再只是運動員的球季,也是彩迷的球季。洋基隊有洋基的勝率,每個彩迷也都有自己的勝率,球季結束以後,看看荷包是肥了還是瘦了,這比王建民到底是賺幾百萬美金實際許多。

不過,在台灣玩運動彩,要有其實是捐錢買飛彈快艇獻給總統的心理準備。這樣說好了,去年大聯盟職棒最好的戰績,是紅襪隊跟印地安人隊的五成九勝率。如果有個彩迷在球季當中跟他們一樣勝多敗少,算是挺料事如神的,一整年下來,他大概能夠…只輸百分之六的投注金而已。這個數字,還是稅前的數字,稅後還要多賠一倍。

台灣運彩法定的平均賠率上限,是七成五。另外的一成五是富邦銀行的收入,還有一成屬於大有為的政府。這樣算來,加上所得稅的支出,如果說彩迷沒有辦法猜中七成比賽的結果,長期下來就是輸家。而七成有多難呢?富邦銀行副總楊瑞東,也就是運彩的推手在訪問中說,「國外的經驗顯示,運彩分析師要能講中六成就算厲害了」。換句話說,如果你天天玩,而且是為了贏錢而玩,不如直接在年底報稅的時候主動多付政府一點,順便寄張支票給富邦銀行,這樣可以替大家省下一點麻煩。

這個對彩迷來說兩成五的成本,在英文裡面叫做Juice,真是一個貼切到不行的用字。就像榨汁機一樣,每賭一次,手上的現金就被榨出汁來,讓莊家吸走。莊家要賺錢,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在賭場玩吃角子老虎也會被抽頭。那麼就會有人問,那麼運動彩券跟其他的賭博有什麼不一樣呢?

答案就是賠率,被榨汁的比率。一般來說運動賭盤的賠率是九成,賭客不需要贏到六成的比賽,就可以贏錢。合法的拉斯維加斯賭盤是這樣,遊走法律邊緣的美國海外網路賭盤,或是台灣的非法地下賭盤也都是這個數字。可是在台灣合法化的彩券,就少了一成五彩金。相對於許多政府規定賭場的賠率是訂下限,像是吃角子老虎機最多不能榨掉兩成五(很多賭場在競爭激烈下,都只抽一成不到),用意是保護消費者。台灣運彩的賠率上限規定,保護的是…我只知道不是消費者而已,不知道是誰。

所以我的朋友,也就是那種據說能講中六成就算厲害的分析師說,他眼中的台灣市場,是在運彩開放以後,憑著公開的電視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