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7的文章

Tricked

星期五的晚上,我們在新開的超市買了蛋包飯跟雙胞胎.小女生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事情似的說,「啊,我要做你的Foot Print跟Hand Print,要玩遊戲用的...我先做好你的,然後下星期再做媽媽的.」

後來就忘記了.

星期六我們在游泳池玩了好久.過了一半的夏天,小女生早就被曬成一個小黑人.前兩個星期去夏令營接她的時候,一個可愛的黑人小女生看著我,很納悶的問我說,"Are you Jillian's Dad? You look like Chinese."

"Yes I am. And Jillian is Chinese too."

"Huh?",她的下巴好像快要掉下來.兩個星期以來,她可能一直覺得小雨是同胞.

反正就是很黑就是了,現在開始努力擦防曬油也沒有用.小雨從游泳池裡爬出來,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事情似的,「我們還沒有做你的Foot Print跟Hand Print.」

「恩,回家的時候要記得.」我說.

後來就忘記了.

星期天我們去農場採小藍梅,頂著大太陽把很甜的藍梅不停地塞進嘴裡.這些夏季水果的採收已經到了尾聲,不過熟透的香甜更是迷人.吃完水果以後我們決定要去吃挫冰,當然也順便點了肉羹麵,掛包那些小東西.吃著吃著小雨又想起來要做的事情,「我需要作你的Foot Print跟Hand Print,然後我回去媽媽那邊再做媽媽的.」

「是夏令營要用的嗎?」,我隨便問問,「不是,是我要玩一個game.」,她說.

回家以後不能再忘記了,晚上小雨就要到媽媽家裡.我們拿了紙筆,她把我的右腳放在紙上,用筆在外面畫了一個輪廓,然後左腳,右手,左手.因為筆身很粗的關係,畫出來的手很滑稽,好像是一隻熊的手一樣.小女生看了看說沒有關係,她好像並不是一個完美主義者.

到媽媽家的路上她在車上睡著了,醒來以後她用力抱了抱我,說生日快樂.然後她突然想到剛剛畫好的prints,我說我當然已經放在袋子裡囉,怎麼可能會忘記呢?

星期二的下午,小女生的媽媽經過辦公室,順便帶來小女生準備的生日禮物.

後來,她不在意地說手當然可以隨便亂畫囉,反正那只是要用來騙你的.




中時時論: <水深火熱的NBA>

水深火熱的NBA,載於2007/07/28的中國時報.

ESPN網站前幾天做了一個民調,問說「三大職業運動的聯盟主席,哪一個現在最難當?」職棒聯盟主席賽利格的難題是到底要不要參與邦茲的破紀錄之旅,美式足球聯盟的古德爾面對獵鷹隊四分衛鬥狗事件的處分也是動輒得咎,可是超過八成的球迷,還是把寶貴的一票投給職業籃球的史騰,因為史騰正面對NBA史上,最大的危機之一……資深裁判唐納休目前正因為賭博跟放水事件,接受聯邦政府的調查。

記者說明會上欲言又止的史騰,跟平日意氣風發的形象大相逕庭。幾個月以前,正是史騰一手推動零容忍政策,任何球員只要對裁判的判決有明顯的肢體或是言語反應,就是一個技術犯規。唐納休在這兩個球季當中,吹了裁判群裡最多的技術犯規,單場平均讓最多的球員站上罰球線,還有讓最多球員被罰出場。這些數字現在拿出來檢視,無疑是給史騰一個耳光。兩年前的奧本山大亂鬥,唐納休也好死不死剛好是裁判之一。印第安那溜馬隊從亂鬥事件跟禁賽之後一蹶不振,跟今年很可能在季後賽是被唐納休一手做掉的鳳凰城太陽隊,現在應該同感欲哭無淚吧。

有趣的是整個事件並不是NBA聯盟發現的,甚至聯邦調查局也是在無心的狀況下,查到唐納休犯罪的嫌疑,原本調查的對象其實只是參與賭博的黑道份子而已。至於唐納休本人,十三個球季以來,是聯盟最信任的資深裁判之一。近年來能夠開始在季後賽執法,更證明聯盟對他的高度肯定。更諷刺的是,聯盟因為小牛隊老闆庫班製造的壓力,已經開始了一套嚴格的裁判評鑑制度,每一場比賽都有觀察員在做紀錄,另外還有一層高階觀察員的把關,定期抽查觀察員的水準。層層稽核的結果下,唐納休還是一個優良裁判,直到上星期他被迫辭職為止。

史騰本人對運動賭博其實頗為反感,他曾經多次公開聲明不願意讓賭城拉斯維加斯成立球隊,就是因為不希望跟賭博扯上關係。難怪大家現在都不願意當史騰,他什麼事情都做了,還是逃不開裁判的背叛。

然而當層層把關還是無法控制的情況下,針對裁判的放水情節,最能夠把關的機構,卻是史騰憎惡的對象──運動賭盤。儘管在聯邦法的控制下,美國境內能夠合法主持運動賭博的地方屈指可數,可是地上跟地下經濟的總合,依舊是一個天文數字。而沒有另外一個經濟體能夠跟賭盤一樣,對比賽的公正性有切身的關聯。主持賭盤的公司對每一場比賽都有不計其數的統計分析,事實上,今年球季有數場唐納休的比賽,在拉斯維加斯的賭盤就被註計為不尋常的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