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06的文章

中時觀念平台: <玩物喪志>

這是在觀念平台的最後一篇,也沒有不寫小說的藉口了.原載十一月十七日中國時報,「何妨玩物喪志」.



開車上班的路上,聽的廣播是一群三十幾歲的年輕人主持的運動節目。每個星期五,這些主持人會對猜美式足球的勝負。除了他們自己之外,還有一個固定的來賓也參加他們的競賽。這個傢伙今年球季目前勝少敗多,不過他不服輸地說他剛剛失業,終於有時間多做比賽的分析,剩下超過一半的球季不會再輸了--他是馬里蘭州的現任州長,共和黨籍的羅伯.厄立克。而就在三天前的期中選舉,厄立克在共和黨慘敗的土石流裡,痛失了連任的機會。

馬里蘭州是美國第五大經濟體,面積跟台灣相近。厄立克在即將結束的任期當中,把他的高爾夫差桿從兩位數字降到個位數,同時,成功地消弭了一千四百億台幣的預算赤字,還留下七百億台幣的盈餘。雖然他開玩笑說自己從一月開始就要失業,可是這些動人的數據是不會被忽略的。

事實上,兩年後的共和黨總統可能候選人,前任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在厄立克落選後已經打了電話給他,要跟他討論未來的動向。朱利安尼是一個雪中送炭的好人,就像今年紐約洋基隊在季後賽第一輪打包回家,他在傷心之餘,不忘在媒體上公開呼籲洋基隊應該再給總教練托利一年的機會。正在籌備大選的他,今年還是經常出現在洋基主場,在台灣的王建民球迷對這個專業球迷應該不會陌生。

擊敗厄立克的民主黨候選人馬丁.歐馬利也不是省油的燈。長相俊美的歐馬利是現任的巴爾地摩市長,曾經被雜誌封為美國最佳的年輕市長,也是民主黨在六年後的總統大選可能參選的人物之一。他擔任吉他手兼主唱的愛爾蘭搖滾樂團,「歐馬利遊行」,在他即將開始的州長任期裡面,應該會更受到矚目。

作州長的人勤練高爾夫,選總統的人看棒球,當市長的人玩樂團,在成語辭典裡面,這種事情叫做玩物喪志;當美國的新聞週刊訪問總統夫人吳淑珍的時候,她說她的先生除了政治以外,沒有別的嗜好,(我們的總統先生說他的妻子除了看電視跟玩股票以外,沒有別的嗜好),這樣的專一個性,在成語辭典裡面,叫做戮力從公。我們受到的東方教育告訴我們,戮力從公是好的,而玩物喪志是壞的。

西方教育一個很重要的理念,就是全人教育。一個完整的人,必須要在情感,心智,環境,財富,體能,職業,還有人際關係上面協調發展,而一個協調發展的生命,通常會發展出對身邊事務的嗜好。一個政治家,通常要能夠在各方面都顯示出過人的能力,才能夠獲得民眾的支持,在自己嗜好的經營上也不例外。在西方,一個想…

兩年

在生活裡面,我們發明了很多安慰人的話.像是如果出門去玩的時候忘記帶相機,就要跟自己說沒有關係,眼睛才是最好的相機啊.我想相信這種話的人可能到現在還覺得分手的女友是真的因為配不上自己而離開的呢.

2004年的冬天,我們帶著相機去圖書館.2006年的冬天,我們又帶著相機去圖書館.如果沒有Panasonic DMC-FZ1ASUS P525,我可能不會發現,原來兩年過去,小女生真的在長大.




中時觀念平台: <我的種族主義教育>

真的是倒數第二篇了,原載十一月三日中時觀念平台,我的種族主義教育.

姚明的隊友,休士頓火箭隊的老將穆騰博在球季開始的熱身賽裡面,差點因為跟球迷發生衝突而被禁賽。在對奧蘭多魔術隊的一場熱身賽,他向球場上對他咆哮的球迷伸出中指回敬。通常這種跟球迷的爭端,聯盟對球員的禁賽跟罰款是免不了的。可是針對這次的事件,聯盟很快做出決定,將肇事的球迷禁止入場一年,也作廢了他的季票,而穆騰博完全沒有受到任何處分。

原因很簡單,肇事球迷對非洲裔的穆騰博大喊的是「猴子」,這種涉及種族歧視的言語攻擊,犯了美國人的大忌。那個在佛羅里達州當豪宅仲介商的傢伙,發現事情不對,先是說不知道自己說的話是種族歧視,後來又表示要捐錢給慈善機構贖罪。不過在他的地址電話都已經在網路出現的情況下,一時腦充血的傷害,大概連他自己也很難承擔。

種族歧視,多半來自對另外一個種族的無知,無知使得人們必須用一個膚淺的偏見去套用在一個種族身上。無知有時來自整個國家或是地區的教育程度低落,像是在一些相對落後的前東歐國家,有時卻是由教育造成的,像是二次世界大戰前納粹德國的亞利安人種論。

那麼,你是一個種族主義者嗎?

這樣說好了,膚淺的偏見包括「中南美洲來的棒球員行為通常不檢點」、「原住民球員就是愛喝酒」、「外籍新娘的小孩容易有學習障礙」、「只要有很多黑人的地方都很可怕……」。而就算是同樣漢族人,評論外省人、客家人、台灣人、或是大陸人,「都」怎麼樣的判斷,也是形式之一。而以上這些關於種族的偏見,不管是來自無知或是教育,我卻經常可以在大眾或是小眾媒體上見到。

我不知道你的情形,可是我知道我自己受到很糟糕的種族教育。我的老師說黑人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看運動員就知道,我的同學說「歐郎苔溝,棒賽歐歐」。我常常會想到十年前我剛到美國的第一天,到購物中心去買日常用品的一幕。那時候,我把放滿貨品的購物車放在停車場,一個非洲裔的路人突然伸手要拿購物車的握把,把我嚇了一跳,趕快把購物車搶了回來。過了很久以後我才知道,原來他只是要幫忙扶著購物車,免得它向前滑動。也過了很久我才知道,原來非洲裔的美國人,並不是每個都打算要偷我的購物車,就跟我沒有打算要偷別人的購物車一模一樣。

我在這些年當中,很慚愧地學會,每個人都是不同的,而用任何一個對群體的偏見去概論別人,都是愚蠢至極的行為。當我真正認識以往被我偏見所概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