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05的文章

Common Sense

"我最不喜歡Common Sense".在我剛開始工作的第一兩年,我常常這樣告訴同事.尤其是當所有人談著自己幾十年的經驗給他們的常識,理所當然地覺得事情應該是怎樣怎樣發生的時候."我相信數字",我說.

當然,我曾經只是一個小小的分析師,面對那些掛著總裁副總裁頭銜的同事們,我只能說,我沒有任何的常識,因為我什麼都不太懂,所以,請讓我看看我手上的數據,然後讓我想想看事情到底應該是怎麼樣的.

最近一兩年來,已經沒有太多人敢告訴我常識告訴他們什麼了.因為大家都知道我不喜歡Common Sense,而且,常識常常是錯的,一錯就是一百八十度.

所以我很喜歡這本書,Moneyball.

職業棒球雖然已經落居美式足球之後,不再是最受美國人歡迎的運動,可是整個棒球產業仍然是最大的運動市場經濟體.在這個經濟體當中,一個獨特的現象,就是貧富差距的巨大.紐約洋基隊的球員薪水支出,是好幾支其他球隊的總和.總是批評洋基隊的波士頓紅襪隊緊追在後,也是超過貧窮球隊好幾倍.很直接的結果,就是貧窮球隊的頂尖球員在合約結束或是結束前一年,就會開始等著經紀人的電話通知轉隊跟價值倍增的新合約.洋基隊本身就是一支聯盟明星隊,其他球隊的頭號先發投手,到了洋基隊,可能只是第三第四號先發.

可是洋基的戰績並不是總是遙遙領先那些貧窮球隊.其中最窮,在這幾年卻總是打敗同分區當中的富有對手擠進季後賽的,就是奧克蘭運動家隊.

球皮們可能會說,棒球是一個團隊的運動,明星不一定代表戰績,或者說,誰也不能分析出來事情的原因,因為,球是圓的.有趣的是,雖然行銷不是圓的,可是在工作上我曾經也常常聽到同樣的說法.

當原始人看見閃電的時候,除了呼天搶地以外,沒有辦法做出科學的判斷.科學在進步,所以球圓不圓不再是無知的藉口.對於在加州的這隻小市場球隊,很幸運地,就是當其他很多球團還在相信關於雷公的常識的時候,他們相信統計學.

統計學在棒球上的運用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雖然大規模的數值回歸分析(Regression Analysis)是在近十年電腦的運算成本大幅度降低之後才普及,可是有不少蛋頭統計學家已經在打孔機的時代就用電腦挑戰所謂的常識,其中最有名的,就是Bill James.他在二十年前,開始一年一年自己出版棒球的統計書籍.現在許多常見的棒球統計數據,像是打者對於左右手投手的打擊表現,不同球數下打者的打擊率差別…

關不掉的收音機

上班的時候,我在辦公室裡聽著自己的廣播電台,二十四小時的音樂台,沒有聒噪的主持人,也沒有廣告,Hans' Radio Station是電台的名字.

(這個時代的蛋頭跟土豆的時間差越來越小,一兩年以後,這篇東西會看起來土得不得了,像是專門介紹機器人吸塵器或是DVD放映機的神奇功能的文章一樣.)

Rhapsody digital music service,是RealNetwork現在提供的服務之一.RealNetwork在微軟的媒體播放程式搶佔市場以前,據有多媒體程式市場的首位,命運跟Internet Explorer之前的Netscape如出一轍.

這個Digital Music Service當中的收音機服務提供幾十個沒有廣告的音樂台,主要是依照音樂的項目來分類,像是現代流行音樂,爵士,饒舌,X零年代流行音樂,Basa Nova等等,也有專門放笑話的電台.這樣的服務基本上就等於是在網路上的衛星廣播頻道

Rhapsody不同的地方(雖然可能在幾個月後就會被衛星廣播頻道趕上),就是在它的互動功能,也就是個人音樂台的設定.它讓用戶提供一個十個音樂人或是團體的名字,然後,依照這個清單,播放專門屬於這個用戶的音樂.

當然,十個人就算一個人出了十張專輯,一張專輯有十首歌,也只有一千首歌,並不夠一天二十四小時不停播放.有趣的地方就在這裡,在清單的音樂之外,Rhapsody運用統計學的聚類分析(Cluster Analysis)跟數值回歸分析(Regression Analysis),計算出來用戶同時可能會喜歡的音樂.(是統計學,妳不懂的.不過其實我也不懂,只是我的老闆以為我很懂而已.)

這樣的技術並不是獨一無二,TIVO數位錄影服務,會在用戶對所錄下的電視節目評分之後,主動選擇它認為會讓用戶感興趣的其他節目.不過或許因為電視對日常生活的侵略性比較高,這個服務並不是十分受到歡迎,反而成為一個脫口秀話題."我的TIVO說我是同性戀"就是一個有趣的現象--當用戶表示喜歡同性戀主持人Ellen的節目,NBC的"Will and Grace",或是奧斯卡頒獎典禮,TIVO經過精密的計算,就會宣告用戶八成是同性戀,然後開始錄下一些真正的同性戀影集像是"Queer as Folk".

也有被誤認的異性戀者很冤枉地嘗試修正這個錯誤,拼命…

MSN

跟Lou Gehrig在MSN上聊天的時候產生的問題:


在你的MSN名單上--

有幾個人?

你會說話的人有幾個?

有幾個人正在愛你?

你正在愛幾個人?

同樣年紀的男人,大學時候喜歡同樣的幾個女生.這麼多年以後,在這些問題上,還是有幾乎同樣的答案,所以不管怎麼說,大家都過著同樣在無聊平凡當中找尋一些別的東西的生活嘛.


妳的答案呢?

丹尼 友利

中村紀洋,七三年七月二十四日生,三十一歲,雪梨奧運日本隊四番.
野茂英雄,大聯盟生涯一百一十八勝,平成元年選秀首輪,六八年生.
木田優夫,昭和六十一年選秀首輪,六八年生,一九九九年進大聯盟.
田口壯,平成三年選秀首輪,六九年生,二OO二年紅雀隊簽約.
水尾嘉孝,平成二年選秀首輪,六八年生,二OO四年天使隊簽約.
丹尼友利,昭和六十一年選秀首輪,六七年生.二OO五年紅襪隊簽約.

這些球員,今年球季或多或少都會在小聯盟待上一陣子.而其中,在日本職棒戰績最不醒目的,就屬丹尼友利.

丹尼友利,三十七歲,他的身高超過190公分,投球以球速見長.二OO二年,張誌家西武入團那年,是西武隊的隊長.不過整個球季,在新任監督伊原春樹的世代交替政策跟右肩受傷的情況下,丹尼友利總共只投了三局比賽.那年西武隊拿到太平洋聯盟的冠軍,許銘傑是封王戰的先發投手.二OO三年球季他轉回橫濱,而伊原春樹在西武的監督生涯也在同一年結束,被西武上一個世代的鐵捕伊東勤取代.

回到橫濱的兩年當中,他成為一個還算稱職的中繼投手.在2004年球季結束前,高齡三十七的他還投出153公里的快速球.

不過一直是不上不下的選手.當年選秀在第一輪被大洋隊指名,是因為大洋隊原本屬意的阿波野秀幸同時被巨人跟近鐵選上,而抽中籤王的是近鐵而不是大洋.巨人也只好退而求其次選了木田優夫.那年是一九八六年,中森明菜少年隊是當紅的偶像.

在日本職棒他的登錄名字是Denney,這樣的行為真是令人頭痛,因為其實友利才是他的日本姓,他本來的名字叫做友利結,登錄丹尼友利就是把日本姓改成名字,然後用另外一個姓.當中他還改過很多次名字,整個過程是非常難解釋清楚的.

可是背後倒是有一個苦兒流浪記的故事.他登錄Denney,然後把它繡在球衣的背後,是因為他希望他的父親有一天能夠找到他.他在兩三歲以後就沒有看過曾經駐紮在沖繩的美國大兵爸爸.

就跟闖蕩美日職棒的伊良部秀輝一樣.速球派,人高手長,父不詳.伊良部沒有跟生父大團圓,反而被洋基隊的老闆George Steinbrenner親口命名成肥蟾蜍(Fat Toad).

如果丹尼友利的父親還活著的話,他在美國職棒出賽而在電視上被父親看見是比在日本職棒機會大多了.不過最大的挑戰是他根本並不是百分之百大聯盟的料呢,他是連在日職都是在戰力外的邊緣的選手.不過,"永遠都不算太遲",他在宣告向大聯盟挑戰的記者會上說.

Pat Myself on The Back

十七分.最後一場裡帶到中線出手的三分球跟從罰球線切進去上籃都是追平比數的得分,加上全隊倒數第二個進球是抓到自己的籃板以後單打兩個防守的球員在籃下硬塞進去的.雖然最近每個星期都有兩位數的得分,今天算是蠻不錯的一個晚上.

在車上聽著很有趣的一本書,Moneyball.看了很多有趣的電影.在圖書館裡預定的書單越來越長.時間越來越不夠用.

Just to pat myself on the back.

紅心 Q

最後一次看到紅心Q是在她的婚禮,那也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不過她應該還是一樣美麗吧.畢竟是我從小學開始暗戀的女生.

最近看了好幾部有Naomi Watts的電影,"Le Divorce","Mulholland Dr.","Dangerous Beauty",就這樣突然想起紅心Q女生.這真是很蠢的聯想,也說不上來她們到底有什麼地方相似的.

以前看過一個科學報導,其實大腦裡的相似性,有很大的一部份來自後天的訓練.像是草莓口味的牛奶,讓人感覺充滿舌尖的香氣,跟真的草莓可能差了十萬八千里.我們的大腦學到的,與其說是分辨事情的能力,不如說是把一切綜合的資訊勉強歸類的能力.而這樣的歸類是日益增強的,先前可能要在粉紅色包裝盒上看到鮮嫩的草莓才能被說服,到後來,人造的草莓香氣反而凌駕了關於草莓的映象.

寄給紅心Q女生的紅心Q應該早就在垃圾焚化爐裡變成二氧化碳,那個綠色圍巾配著黑色制服外套的映象,卻無謂地被另一個毫無關聯的畫面替代而出現在我的腦海裡.不管怎麼說,這個地球還是不停地出產草莓跟人造草莓香料,而所謂的回憶,只是想像的東西.

Let me take you down
'Cause I'm going to Strawberry Fields
Nothing is real
And nothing to get hung about
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

小女生昨天問說,巧虎島Strawberry Fields都不是真的,對不對?
"都是Imaginary的",她說.

關於方塊十的小說,還停留在第四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