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聯合報名人堂:<地球需要的永續未來>

美國職棒大聯盟,七月將在克里夫蘭舉辦明星賽,資源永續會是比賽推廣主軸活動之一。除在各項比賽進行時貫徹綠色觀念外,聯盟還將購買可再生能源水資源憑證,用來抵消球員飛到克里夫蘭市消耗的碳足跡。去年明星周在華盛頓國民球場舉行,是北美主要職業運動聯盟首次獲得「運動責任評議會」認可賽事。
大聯盟不只在環境資源上推廣永續運用,近年來對城市落後區塊投注資源推廣社區棒球,亦是為未來人力資源永續性作準備。職業籃球與美式足球等其他北美職業運動聯盟同樣相繼加入「綠色運動連線」,把環境意識變成經營重點。近期興建的職業運動場館,幾乎都會得到綠色建築認證。
儘管川普政權持續挑戰地球暖化議題,「永續性」這幾個字卻反其道而行,漸漸變成全世界主流觀念,前述職業運動現況即為大環境進步後的結果,在資本市場裡「永續性投資」的快速成長更是顯著證明。
資源永續已是美國職棒大聯盟的主軸活動之一。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資源永續已是美國職棒大聯盟的主軸活動之一。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所謂永續性投資,是不把獲利當作唯一指標,資金僅限放在能夠增進社會與環境福利企業體的投資策略,像石化業就一定被排除在外。根據全球永續投資聯盟研究,在過去兩年間秉持此信念所做的投資金額已提升百分之卅四到達卅七兆美金,成長原因包括大型機構如日本政府與紐約退休基金的支持,而個人投資者也越來越重視自己的錢是否投注於正確目標。
尤其是女性與八○年後出生的千禧世代。美國銀行對用戶做了問卷調查,發現在千禧世代富裕階層裡,高達百分之七十七的人對乾淨能源、性別平等,以及水資源保護等項目已從事投資或表達高度興趣。而另外研究也發現不管是女性投資者或投資顧問,都有超過半數把永續投資當作主要考量。
上周華爾街時報用另一個有趣角度驗證同樣趨勢:過去一年裡,跟永續投資有關的手機應用程式被下載兩千四百萬次,不僅是三年前數字一倍,更超過其他投資軟體非常多。換句話說,新世代不再只想發大財,對地球未來也很重視。
事實上,正因保守勢力最近在各地強力反撲造成的環境與社會傷害,資本市場永續觀念變成重要救贖。四年前聯合國列出十七項未來發展計畫,從消除饑荒與不平等到提供乾淨能源與飲水,估計每年都需要五兆到七兆美金新投資才能達成,永續趨勢是否繼續成長無疑是最大關鍵。
雖然永續投資不再單純著重獲利,並不代表結果一定不如傳統方法,相反地,由於未來如同預期般發展,在環境議題站在正確角度的企業通常有較佳表現。「就像所有公司都用網路之後再也沒有『網路公司』一樣,有一天,永續投資這個名詞將會消失,變成投資市場的基本標準」,一位重量級基金經理人在廣播訪問裡斬釘截鐵地說。
我們的地球,真的迫切需要那樣的未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獨立評論@天下:<改變我們的二壘打>

從6歲開始,戴夫就立志要成為一位職棒球員。他在球場嶄露的運動天分,讓父親毅然決定放下小鎮督學的工作,舉家搬到休士頓。在大都市裡,戴夫能夠有機會參與挑戰性較高的比賽,就算沒機會進入職棒,至少念大學的時候可以拿到獎學金,也算是不小的補貼。後來的發展果然如同父親的預料,高中時期戴夫不但是全德州最佳三壘手,學校的功課也名列前茅。畢業以後,他接受萊斯大學的全額獎學金,前往這所名校就讀。不過,戴夫在萊斯只念了... 閱讀更多

惡夢

我一直到一兩年前才不再每個月都夢到我在永和國中的導師。

他是一個個頭矮小,卻殘暴異常的兇狠角色。在體罰還是合法的年代裡,他很適度地扮演了那個時代的極端。我基本上來說不是一個會惹麻煩的學生,在依照模擬考成績排的座位裡,通常都可以分到安全區域的前一兩行。可是,不管是偶爾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嚴重處罰--像是考試作弊被抓到,或是每天數次在公眾刑場見到的殘暴行徑,都變成後來需要很努力埋葬的記憶的一部分。

考試作弊是必需的,我甚至還需要跟其他功課不錯,負責掌管主要科目測驗卷的同學交換答案卷,我的國文,數學的謝寧,地理的黃國政,理化的陳柏宇(有趣的是一番填鴨以後上了建中,我卻怎樣也記不起大部分建中同學的名字),甚至是大家都用來捉狹的管英文的娘娘腔同學,都是這個小型經濟圈的一部分。我們需要以物易物,因為只有先知道答案,才能夠達到滿分,也就是不被體罰的安全線。嘗試扮演成人的我們,有時候也會把答案卷像是施捨一般賣給一般大眾,換來的是現在想起來少到不可思議的金錢,還有淺嚐即止的,用低劣的手段輕鬆掌握別人命運的權力感。

作弊被抓到的最嚴重一次,導師像瘋了一般用藤條抽打我的手指。他的體罰是職業化的,要讓學生痛,該打的是手指而不是手心,是小腿而不是屁股。雖然,他也可以抽打學生屁股到坐在椅子上會痛徹心肺的程度。有時候手邊沒有籐條,趕時間的他直接用指節在學生後腦來個爆栗也夠嚇人。那天,被狂鞭一陣的我回到座位上,兩隻手變成青紫色,指節間的淤血讓我連手也合不起來。更痛的是回家以後,因為隔天的作業還是要交,所以我偷偷找了媽媽的針線包,把淤血塊逐著挑開,才能夠握筆寫作業的過程。

一直到上了高中,大學,短暫而奇幻式的軍旅,出國念書,工作,我還是會每隔幾天,在夢中回到國中導師的講台。「方祖涵,你數學考八分!」他驚喜地說,像是終於抓到跟蹤許久的疑犯的警察,下意識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難掩對即將展開的私刑的興奮。考八分的那天我似乎是生病發燒,不過前一晚的確是貪玩沒有念書,而這一次貪玩的下場,是之後將近二十年的,怎樣也關不掉的重播畫面。

一兩年前的一個晚上,呂學燕先生又回到我的夢裡。他已經變成我生活的一部分,跟後來在不同階段喜歡的女人們,輪流而毫無創意地填滿我失去主觀意識之後的夜晚。跟之前夢境不同的是,這次站在講台上等著被處罰的並不是我。

我從門外看著他,狠狠地盯著他的眼睛(從來不敢如此,就算在夢中)。教室裡同學們跟以前的我一樣,…

聯合報名人堂:<數據時代的新規則>

尼克.伊蘭是美國波爾州立大學的助理教授,從事教育工作很長一段時間,他曾經是高中微積分老師,後來又在中學擔任校長。除了教育專業,正如現在流行的「斜槓」風氣,尼克還是一位運動數據分析師。 而且,有可能成為改變現代籃球的數據分析師。 身為門薩國際認證的天才又熱愛運動,尼克看著當今籃球比賽常見的問題,花了不少心力去思索解決的辦法。籃球,尤其是NBA職業籃球的比賽,最讓人詬病的是結束前耗費時間的各種戰術。不管是領先球隊刻意拖慢進攻節奏確保勝利,或是落後球隊頻頻犯規製造罰球,都讓原本應該是球賽高潮的關鍵期變得乏味。 根據尼克的數據分析,幾乎一半的比賽最後都以犯規戰術結束,落後球隊藉此翻身的機會卻微乎其微。儘管如此,教練因為沒有別的辦法,仍然只能要求選手盡量犯規,結果就是讓球賽變得枯燥。於是,尼克提出一套新的比賽制度,以他的姓氏為名稱,叫做「伊蘭規則」。 新規則簡單來說是這樣的:當比賽進入第四節最後四分鐘時,勝負就以分數,而不是時間來決定。最終得分目標是在倒數四分鐘時,領先球隊分數再加上七分。比如說,倘若當時比數是六十比五十,哪一邊先得到六十七分就能贏球。如此一來,雙方在最後四分鐘一定會將陣中最佳球員留在場上全力拚搏,不再有經常出現的歹戲拖棚。 就像尼克所說的,「每場比賽都有帶來高潮的最終關鍵一擊!」新規則讓落後球隊有逆轉的實際目標與希望,領先球隊因此也不能鬆懈,要盡快拿到剩下七分確保勝利。雖然仍然無法完全避免犯規策略,而且在比數接近的情況下,倒數四分鐘前的戰術運用可能影響公平性,不過跟現行賽制比較起來,伊蘭規則似乎是不錯的新選項。 籃球規則可透過大數據來改變。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卅五歲的尼克從十多年以前就開始推廣自己的想法,從業餘聯盟到NBA,他把規則理念寄給所有籃球界能夠找到的對象,雖然得到一些正面迴響,不過普遍反應都停留在「覺得有趣但不實際」的階段。 還好在頻頻碰壁之後,這套新規則終於在今年被ESPN頻道大力推廣的新夏季聯盟TBT全面採用。這個聯盟有許多NBA等級好手參加,由七十二支自由組成的球隊,以單淘汰模式爭奪價值六千萬台幣的冠軍獎金。他們去年試行伊蘭規則頗為成功,於是決定在本季擴大實施,尼克.伊蘭頓時成為網路搜尋的火紅關鍵字。事實上,他在今年麻省理工舉辦的運動分析研討會已經是演講人之一,座上嘉賓甚至包括數個主要職業運動聯盟的主席。 伊蘭規則會是籃球的未來嗎?許多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