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5的文章

聯合報名人堂:<首富的低成本玩具>

中國首富王健林又買下一個新玩具,美國公司「鐵人三項系列賽」,現金加上承接的貸款,總價將近三百億台幣,這個數目用我們熟悉的企業市值來比較,大約超過三分之一個長榮航空,或是接近整個宏碁電腦。七年前,羅德島州的普維敦斯投資集團買下鐵人三項,根據華爾街日報的估計,在短短的時間裡,賺到的差價是三倍。 經營房地產起家的王健林,最近三年積極擴張娛樂事業,他擁有全世界最多的電影銀幕,不只在中國有最大的連鎖影城,連美國AMC電影公司旗下的三百多家戲院也都屬於他的萬達集團。二○一五年一月萬達成為西班牙職業足球勁旅,馬德里競技的第二大股東,一個月後再買下瑞士盈方體育傳媒的控制股權,得到冬季奧運的所有轉播權,還有中國職籃,以及世界盃足球賽的亞洲轉播權。 盈方體育以協辦世足賽活動起家,是全世界最大的體育事業集團之一,他們跟世足賽的淵源,卻脫不開裙帶關係的嫌疑,因為公司總裁的叔叔,就是足總即將因醜聞下台的主席布萊特。這個小問題當然不會影響萬達收購的決定,依據被中國封鎖的紐約時報報導,萬達集團的神秘股東有數位中國前後任重要官員的家族成員,換句話說,裙帶關係的重要性,這個企業很懂。 收購鐵人三項,是萬達體育王國的新一塊拼圖。他們對鐵人三項的興趣,或許是因為盈方傳媒也擁有此項運動的轉播權,可是那並不是主要的原因。事實上,鐵人三項在這七年來,竟然已經默默變成非常賺錢的一個事業,去年他們的稅息折舊攤提前盈餘(EBITDA),高達十六億台幣,換成我們比較熟悉的企業,大概是最賺錢的電信公司—台灣大哥大的二十分之一。 也就是說,如果能找到二十間像鐵人三項一樣的公司,就可能比人家辛苦蓋基地台、建設軟硬體、雇用幾千名員工還要賺錢,這樣比較起來還真是不可思議。如果細看鐵人三項成功的秘訣,更是會氣死很多企業主,這家公司大多數的「員工」,領到的薪水是紀念T恤,還有礦泉水。 鐵人三項全年在全世界兩百多場活動,有無數的義工協助舉辦,這些樂意幫忙的民眾通常本身就熱愛此項運動,所以願意無償幫忙。因此,他們可以用不到三百名正式員工,在全球許多地方快速發展。然而,雖然大多數人力都是免費的,入場費當然不是,每位選手(絕大多數只是喜歡挑戰自己體能極限的素人)的平均入場費,大約是兩萬元台幣。他們剛開始在墾丁舉辦比賽不久,報名費稍便宜,還是比本土比賽貴了好幾千元,參與民眾卻熱情不減。 這個奇特的成本結構,即將讓王健林的新玩具,成為企業體…

獨立評論@天下:<社會正義勇士>

退休的大聯盟名投席林(Curt Schilling),這幾天因為在推特的失言,成為眾矢之的。他貼一張希特勒的照片,上面寫現在支持極端恐怖活動的穆斯林信徒,比昔日支持納粹的德國人還要多,意思是穆斯林比納粹德國還要可怕。這個同時踩到宗教與種族歧視紅線的言論,馬上引起強烈的批評,席林發現大勢不妙,立刻把貼文刪除,雇主ESPN頻道還是將他停職。對經營企業慘賠而破產的席林來說,失去主要收入來源,是很嚴重的一... 閱讀更多

聯合報名人堂:<失誤,是比賽的一部分>

有一次飛回台灣的路上,在東京轉機遇到麻煩:飛桃園的班機,因為駕駛身體不適而取消。到達東京已經是傍晚,航空公司沒有機組員可以替代,也沒有辦法把旅客安置到其他航班,他們只好提供過境旅館,安排大家隔天清晨再登機。消息宣布的瞬間,機場櫃檯立刻擠滿了憤怒的乘客。 地勤人員只好把櫃檯分成兩個部分,大部分的服務人員站在一邊聽乘客咆哮,另外,也開了一個窗口,讓願意接受安排的乘客辦理手續。幾乎所有的外籍乘客對航空公司的處置都沒有異議,我們領了旅館住宿券、餐券、電話卡,然後去搭接駁車。離開前看了看快要被抗議聲壓垮的櫃台,擠滿來自台灣的旅客。 到旅館先洗了舒服的熱水澡,去餐廳吃免費的壽司定食,度過輕鬆的幾個小時,準備回房間睡覺,卻在餐廳門口又看到同一批更憤怒的台灣旅客,「搞什麼?餐廳關門了?」一大群人剛在機場吵完架,趕忙到達旅館,已經過了餐廳的營業時間。門口帶位的阿姨只能道歉,卻也無能為力。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的社會,逐漸失去容忍失誤的空間。班機取消要暴怒、颱風停電要暴怒、水質混濁要暴怒,不管是天災還是人禍,總要吵出一個名堂才行。問題是,憤怒只會讓事情更糟。上回的事情,航空公司依照慣例,賠償每位乘客可供兌換的里程,在機場吵架餓整晚的人,沒有任何多得的好處。 每回在台灣,都覺得這個島嶼在很多地方很幸福。大眾運輸工具不像歐洲,三不五時發生罷工;政府服務通常有效率還帶笑容,跟世界上大部分的地方不同;從紅綠燈到高鐵,準時準點的精確度分毫不差。或許,正因為如此,人們漸漸習慣無誤差的生活,一旦失序就變得焦慮。寫這篇文章的同時,美國整個東岸的飛安系統電腦停電,所有飛機停飛。今年因為天氣和電腦當機,全美大規模的停飛已經不下十次。說到停電停水更是有趣,住在全美最重要的首都華盛頓,冬夏季的風暴卻能夠讓整個城市斷電,嚴重時花幾天才能恢復。這些不方便有時源自天災,卻一定有人為失誤的成分。 其實,生活裡,失誤總是難免。剛轉到藍鳥隊的突洛維斯基是史上守備率最高的游擊手,每年還是有將近十次的失誤;NBA快艇隊的保羅今年有最好的助攻/失誤比,整個球季也有一百九十次把球搞丟。每次人為的失誤,一定會帶來損失,可是那只是比賽裡的一部分。常態分配的人生,總有掉到區線下緣的時候,日本人說這是「Mujo(無常)」、歐美人說「有時總會踩到狗屎」,為什麼我們對於別人的失誤,卻經常懷抱零容忍的態度呢? 經常旅行,學到的心得是…

獨立評論@天下:<尋找下一個凱西蒂>

「湖人隊下一個球季有沒有希望?」、「中信兄弟選秀打的是什麼算盤?」、「愛國者是一支常常作弊的球隊嗎?」...就算妳是一個認真的球迷,身邊的朋友,尤其是男性友人,應該還是不常開口問妳這些問題,因為,女生不應該懂運動。至少從前是這樣的。儘管女性運動員已經逐漸趕上男性的地位,女性在運動報導的角色,還有很艱辛的奮鬥。在搜尋引擎上打出「Female Sportscaster」(女性運動主持人),自動跳出來的...閱讀更多

聯合報名人堂:<我們追的世界冠軍>

在美國印第安納州的拉法葉市念了兩年的書,那是一個很小的地方,東邊市區是郡政府所在地,西邊大學城是我們念書的地方,兩邊加起來的人口不到十萬。畢業以後已經十多年沒有回去,直到幾個月前帶家人參觀,開車經過,才發現小小的市區裡,有個小小的公園,而小小的公園裡,有座小小的球場。 一看之下大吃一驚,原來,在那個小球場,已經舉辦了四十多年的世界錦標賽,只是曾為鄰居的我,從來都不知道而已。每年八月在拉法葉舉辦的是「Colt公馬級世界次青少棒錦標賽」,那是16U(十六歲及以下)的比賽。公馬是小馬聯盟的年齡分級之一,提供美國學童組隊打棒球的協助。台灣並沒有參加過公馬級比賽,不過從野馬級少棒,到帕馬級青棒,我們都是常客。小馬在美國並不是強度最高的聯盟,來自中華台北隊的震撼教育,留下許多難以打破的紀錄,尤其在少棒階層,像在比賽單場得到廿七分,林哲瑄跟鄭凱文在單局內各打一支滿貫全壘打等等。 那些為國爭光的比賽,其實沒有比乏人問津的公馬級錦標賽重要多少,只是十六歲對台灣學制來說不上不下,所以沒有派隊參加,於是大家對它完全陌生。學齡時期的球員,能夠選擇的比賽種類實在很多,只是我們知不知道而已。像台灣熱烈舉辦WBSC少棒錦標賽的同時,職棒金鶯隊退休名將鐵人瑞普肯的棒球夏令營,也正進行同年齡的世界大賽。那項比賽的規模,不管從新聞數量或是網路搜尋的結果來看,都比台灣的比賽大了不少,日韓都有組隊到美國參加,比賽時候有大聯盟的會長親自蒞臨,更助長了聲勢。 你沒聽過的瑞普肯世界少棒大賽,與台南WBSC少棒錦標賽,在台灣國內與國外的知名度,剛好相反。前幾天日本少棒隊的總教練仁志敏久將遲到的小朋友禁賽,因為「品格教育比較重要」,精神雖然值得鼓勵,卻也間接證明了這個比賽對其他國家的次要程度。 說到這裡,遊戲規則應該很清楚,其實,這麼多年來,我們只是一直在找剛好可以拿冠軍的比賽。便宜、離家近、強度又要適中是可遇不可求的,如果其中有兩項也不錯。威廉波特的少棒夏令營曾經是首選,不過改了規則以後冠軍難拿,小馬聯盟變成台灣的目標,可是它強級太低又讓人不滿,瑞普肯聯盟太重視保護選手的新規則很麻煩,現在WBSC的比賽出現,如果可以填滿中間的空隙就太好了。 可是,那畢竟是孩子們的比賽啊!從電視轉播裡可以看到,看台上的觀眾不吝給來台做客的外國小朋友噓聲,「打爆」、「奧步」、「打哭」的報導文字不斷在媒體出現,很顯然地,我們經常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