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4的文章

聯合報名人堂:<幾乎完美的一年>

這樣的結局,是再完美也不過了。
匹茲堡鋼鐵人隊去年的球季,從難堪的四連敗開始。美式足球的球季例行賽僅有十七周,一周一次的對決,再減去輪空的一周,每隊單季總共只有十六場比賽,前四分之一都輸掉,球季當然不太樂觀。這樣的戰績竟然是在鋼鐵人隊身上發生,更是讓他們變成聯盟笑柄。鋼鐵人一向是聯盟裡的勁旅,最近十年三度打進超級盃,拿到兩次冠軍,開季四連敗,是一九六八年以來,從未發生過的窘況。
可是鋼鐵人畢竟是鋼鐵人。接下來,他們勝多敗少,整個球季的戰績拉抬到七勝八敗,將近五成的勝率。原本希望渺茫的季後賽,在此刻浮出一線生機。這一年的最後一場比賽,如果鋼鐵人能夠贏,然後另外三支在晉級邊緣的球隊都輸球,他們就可以憑外卡身分打進季後賽。
海豚對噴射機,烏鴉對猛虎,突擊者對酋長,倘若前者都輸球,而鋼鐵人擊敗克里夫蘭布朗隊,他們就可以驕傲晉級,這個球季所有的失敗,都將被遺忘。
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把戰績先放在一邊不管,四場比賽勝負的組合總共有十六種,只有其中的一種,鋼鐵人可以進季後賽。這些組合當中,海豚只要贏球,不管其他比賽結果如何,都可以晉級,噴射機隊已經跟季後賽絕望,完全是上駟對下駟;烏鴉是去年超級盃的冠軍,面對猛虎,輸了就要打包回家,不管裡子跟面子都非贏不可;八勝七敗的突擊者,對上已在季賽封王的酋長,酋長隊會不會無心力戰,是一個未知數。而回到匹茲堡的漢茲球場,對手布朗隊的戰績也是七勝八敗,很顯然,這會是一場勢均力敵的對決。
下午一點鐘,東岸的三場比賽開始。有絕對優勢的海豚輸了,去年拿到冠軍的烏鴉輸了,而不被看好的鋼鐵人贏了。漢茲球場瘋狂的球迷揮舞著以難看聞名的黃色加油布…這將會是一個神奇的球季,只要酋長擊敗突擊者,這一切,就像球場外的匹茲堡走過鋼鐵業的寒冬,浴火重生變成新興都市的楷模,這樣的結局,真是再完美也不過了。
西岸的比賽隔了三個小時之後才舉行,整個鋼鐵人國度的球迷屏息以待。前三節打完,酋長以廿四比十四領先,第四節,突擊者終於把比分追平,可是在比賽時間結束前,酋長隊還有最後一個射門的機會,如果進了,突擊者就輸球,鋼鐵人就會晉級。
結果,射門沒進。在延長賽裡,突擊者反敗為勝,鋼鐵人的球季到此結束。
比賽後,聯盟才發現在射門的時候,裁判誤判讓酋長錯失了進球的機會,原本,鋼鐵人應該要進季後賽的。季後的收入,球隊的榮譽,完美的故事,就這樣全部都泡湯。
是啊,真實的人生,劇本的結局…

獨立評論@天下:<我的職棒流星隊>

2014年開始的新專欄,在天下雜誌的獨立評論.



方祖涵:我的職棒流星隊 最近才看到Buzzfeed去年登的一篇文章,很能滿足棒球迷的遐想。Buzzfeed是網路媒體最成功的典範,成立短短七年的時間,現在已經是全世界流量前一百五十名的網站之一,遠超過大部分的傳統媒體。它的創辦人是出身於麻省理工的Jonah Peretti,他同時也是新媒體巨擘Huffington Post的共同創辦人。幾年前,Peretti開始把分享鍵變成傳播的工具,從此之後「病毒性」,「傳染性」這些本... 閱讀更多

聯合報名人堂:<聖經也禁止你玩美式足球>

如果要用一個典型的人物,來描繪美國男人。他會是一個熱愛家庭生活的虔誠基督徒,有朝九晚五的工作,下班之後會陪孩子參加運動練習。他住在一個有院子的大房屋裡,周末固定會上教堂,還會花一些時間在自己的家裡整理庭院。當然,美式足球更是生活裡重要的一部分,會有一支球隊,讓他在球季的每個星期,像是去教堂一般虔誠地,替這群球員加油。

這樣的生活,卻潛在一個荒謬的衝突,因為美式足球的起源,根據聖經來說,是不潔的。當然,兩千多年前並沒有這個運動,上帝並沒有真的說人們不該在地上畫幾條線然後互相撞來撞去取樂,可是聖經對豬跟豬皮的立場卻十分堅定。利未記上說「豬、因為蹄分兩瓣、卻不倒嚼、就與你們不潔淨。這些獸的肉、你們不可喫、死的你們不可摸、都與你們不潔淨。」美式足球,在從前,卻是用豬皮做的。球員們不但摸了球,還搶著摸,似乎違背了神旨。

利未記對人們的日常生活有很多的規範,「凡在海裏、河裏、並一切水裏游動的活物、無翅無鱗的、你們都當以為可憎。這些無翅無鱗以為可憎的、你們不可喫他的肉、死的也當以為可憎。」這就把龍蝦跟蜆仔都一起討厭了。除此之外,對人們的穿著,利未記也有諸多的要求。不過因為宗教對人的規範與時俱進,現代的基督徒對利未記的內容多半僅供參考,奉行如一的並不多,連謹遵舊約的猶太教徒都不一定會全盤接受。

除了對飲食的規範,利未記還寫到「不可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這本是可憎惡的」,「人若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他們二人行了可憎的事,總要把他們治死,罪要歸到他們身上。」這些部分,變成了基督徒對同性戀的基本態度。雖然提摩太前書、歌多林前書、羅馬書,都有對同性戀的譴責,利未記的立場是最嚴厲的。不過很顯然聖經並不是很介意女同性戀,對於男男戀的著墨比女女戀多得多。可是一網打盡的結果,是所有同性戀都變成對上帝的褻瀆。

所有宗教都應該以勸人為善為最終的目的。其他的細微末節,像是龍蝦蜆仔,或是美式足球,深究下去,就變成本末倒置。更有甚者,很多的歧視躲在神與神棍的背後,其實只是懦弱的惡行。

在一九七八年以前,基督教的摩門教派說黑人是被神詛咒的人種,只要是黑色肌膚的人都不能在摩門教派中任職。在金恩博士帶領的黑人平權運動十五年之後,摩門長老們才突然接到神諭,開始接納有色人種。時間抹去昨非今是的傷痕,摩門教派現在有估計一百萬的黑人信徒。在黑人之前,聖經對女性人權的壓抑,也存在世間幾百年。現在竟然有女牧師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