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8的文章

中時觀念平台: <必也正名乎>

上個月,美國短跑選手泰森.蓋(Tyson Gay)在奧運的資格賽中,跑出了人類史上最快的一百公尺成績,九秒六八。這個成績是在超過標準的順風下產生,並不能成為真正的世界紀錄。雖然如此,能夠打破高懸十二年的非正式紀錄,仍舊是極為難得的成就。各大媒體當然是以極大篇幅來敘述他的成就。像是以下這段報導:

「同性戀(Homosexual)像是一團藍色的火,超越前人的一百公尺紀錄」…「同性戀在今年第一次成為奧運代表隊的成員,宣告他將是北京受人矚目的焦點」…「這對我來說意義非凡」,同性戀表示,「我早就知道我可以做到了」。

看起來像是給我報報的新聞內容,卻是出自於美國最保守的媒體,基督教基本教義派的通稿。這些傢伙天天忙著反墮胎跟反同性戀,當然不會有空特地寫這樣的新聞稿來搞笑。

原來,這是他們用的編輯軟體的傑作,因為這群人決定要用比較歧視性的字眼Homosexual來通稱同性戀,而不是用本意是歡樂的Gay這個字,免得同性戀這種不被神允許的怪事繼續蔓延。在所有的文件跟新聞稿上,他們的自動過濾系統,會把Gay這個字改成Homosexual。誰知道會有一個姓Gay的人會出現啊?若有神助地,這篇文章變成這個月新聞界最大的笑柄。

說到正名這件事情,我們大家都是專家。小時後老師告訴我們蔣中正是「先總統 蔣公」,寄信到國外不能寫台灣,要寫ROC(結果回信常常被寄到中國),報紙上的民進黨是民X黨,共產黨是共匪。長大以後我們把多年師長的栽培更發揚光大,正名變成國家政策最重要的一環,民進黨執政八年最大的政績就是把中華民國改成台灣,而國民黨上台以後最具體的施政就是把台灣改回中華民國。

對岸也不遑多讓,奧運明明就應該好好按照規定稱呼台灣為「中華台北」,可是各項公文跟新聞稿硬要用「中國台北」。彷彿如此一來,台灣同胞就會想通,手牽手站在海邊恭迎祖國部隊的解放。我們不需要自動編輯軟體,因為我們的大腦裡面早就有各式各樣的編輯程式,隨時運用自如。

結果大家都是白忙一場。蔣中正並沒有因為一大堆的空格而受人尊敬,民X黨後來變成執政黨,甚至現在共匪還跟國民黨的代表在北京(匪偽政權的「首都」,我國的國都為南京)熱血沸騰展開對談。回首過去,那些以為把自己眼睛遮住就能夠改變地球運轉的嘗試,結果連自己都欺騙不了。不過,就因為正名實在是太簡單,太廉價,這種愚蠢的活動是永遠不會停止的吧。

這個時候,現在在舊金山正在展開的汙水下水道正名…

中時觀念平台: <5億台幣的承諾>

六年總共1600萬美金的薪水可以做甚麼?九人座的私人噴射機?七輛新款藍寶基尼頂級Gallardo跑車?在加州比佛利山莊或是馬里布的豪宅?借給邱義仁賠給台灣人民半個巴紐案?華盛頓巫師隊的明星後衛亞瑞納斯的選擇是,把這筆錢還給球隊,讓球隊可以這多出來的一年兩百多萬美金,去爭取自由市場上可以擔任先發的球員。他說,我實在想不到,有甚麼東西是我不能用1億1100萬美金替我家人買到的?我不需要1億2700萬。

雖然也有不少人酸酸地說,其實那也只是放棄他薪水百分之十二而已,他的薪水還是多得嚇人,幹嘛不乾脆把薪水減半呢?也有人笑巫師隊傻,膝蓋受傷一整年打打停停的亞瑞納斯,今年球季他缺陣的比賽,球隊的戰績比他在的時候還要好,雖然他才二十六歲,可是真的值那麼多錢嗎?

身為一個巫師隊主場的球迷,我對亞瑞納斯有著超乎理智的尊敬。這個傢伙在二十二歲的時候來到華盛頓,一年以後就完成了麥可.喬丹做不到的事情,也就是把球隊帶到季後賽。喬丹在巫師的幾年,不但自己在球場上老態龍鍾,還在球場外把球隊的選秀權浪費在讓大家跌破眼鏡的高中生上,儘管他一再承諾要讓球隊打進季後賽,可是這隻千年爛隊卻是跟那個目標漸行漸遠。直到喬丹走了,亞瑞納斯來了,巫師隊突然變成東區勁旅。他跟喬丹一樣,對華盛頓的球迷做出承諾,不同的是他說到做到。

薪水的事情也是一樣,在今年球季當中,他就宣布假如巫師能夠留下他的好朋友,也是巫師隊的另外一位明星球員傑米森,他就願意跟球隊續約,也願意少拿薪水,讓球隊有留下傑米森跟尋找其他自由球員的空間。說這樣子的話很容易,像是洋基隊的戴蒙在紅襪隊的時候,就說過他永遠不可能投效世仇洋基隊,「我知道洋基隊一定會拿錢砸我,可是我一點也不需要那種錢」,讓紅襪隊的球迷聽了感動萬分,結果變成自由球員之後,卻馬上被錢砸到,變成另外一個人。

亞瑞納斯當然不能保證自己受傷過的膝蓋能夠完全復原,這種事情誰也不能預測。雖然球隊願意下這麼大的賭注,說不定往後的六年還是會淪落到整個聯盟笑我們笨的下場。可是,在我們的Verizon Center,有這樣一個球員,我可以指著他的零號球衣跟我的孩子說,你看,他知道甚麼是承諾。對我來說,或是對我的七歲小女生來說,沒有一件事情比承諾更重要,這是比球隊到底有沒有拿到總冠軍更可貴的事情。他答應他的好朋友傑米森跟球隊的事情,毫不拖拉地一下子就完成。奇怪的是,美國各大媒體對他的行徑,竟然多半是以‘難以…

San Diego

雖然說我沒有對事情認真起來的個性,不過對於這個世界上那些少數認真到一個不行的人,我真的覺得佩服的不得了。像是如果現在還有人在街上抗議中國欺負西藏或是西藏欺負中國,我是說,那些像是得了流行性感冒而盲目追隨的人都很乖乖的消失,等著下次感冒的流行,而其他能夠堅持到現在的人,到底是有什麼神奇的物質在頭腦裡呢?(那種神奇的物質應該可以替代核能發電吧)

這個星期在聖地牙哥出差,要公司的旅行社把行程提早一天,就為了可以到處晃晃。公司同事也很認真地討論著我晃到墨西哥的Tijuana以後,能夠平安回到美國的可能性。也有很熱心地把行動電話給我,說如果需要保釋金的時候可以聯絡的傢伙(這是真的在幫忙嗎)。TJ真是一個有趣的地方,在美國不能合法享用的迷幻藥酒Absinth因為不能拿在手上帶回來,就只好喝到肚子裡,不過也沒有發瘋在路上大叫或是昏倒在革命大道上。結果還是保持一個完整的人的狀況回到美國。



說到聖地牙哥,不知道為什麼拖了這麼久才來,這真是一個美麗的都市。是可以一見鍾情就愛上的地方。一個接著一個的海灘,城市的人們各取所需地找到跟海洋親近的模式,游泳,慢跑,單車,風帆,衝浪,烤肉,像我一樣看著海發呆的人也不少。市政府在海邊也處處可見巧思,一個一個親水的公園,或像是在La Jolla海邊這個叫做兒童池的海灘,在七十年前築起的長牆,把牆外的波濤隔開,讓小朋友們有個無虞戲水的場所。

(Image from Wikipedia)

結果海豹也來了。看起來圓滾滾可愛到不行的海豹,在小海豹剛生出來的時候,兇起來還是會攻擊人。海豹平常衛生習慣也不怎麼好,通常一輩子不會洗澡,所以仔細聞起來還算是蠻臭的動物。這個地球上目前一年大概有一百萬隻海豹被人類因為商業或是休閒的因素被殺死,不過各種海豹的數量還算是不少,像是在這個小海灘的海港海豹,全世界大概有五十萬隻,並不算是保育動物。自從這幾百隻海豹來了以後,這個原本是給小朋友玩水的地方,就變成小海豹學游泳的水池。





熱心的民眾在海灘外面放了告示板,提醒大家不要去這個海灘,讓海豹有一個清靜的空間。義工一年到頭在海灘外坐鎮,賣著小海豹紀念品,要大家寫信給參議員把這個地方列為管制區,也很熱心地回答遊客各式各樣的問題。他們的活動算是極為成功,在夏日周末的午後,應該充斥遊客的海灘上幾乎沒有一個人,只有一群海豹。



不過,也有這樣一位仁兄。他大剌剌地放了一張海灘椅,躺在海豹的面前曬太陽。在…

中時浮世繪: <真人版大富翁>

這個在浮世繪的美國夢系列,原本的策劃是用一年的時間來談在美國的生活,不過,這是第四篇,也是最後一篇了。因為在中國時報的裁員裁張政策下,八月一日起新的中國時報會只剩下十張,而浮世繪是率先接到關門通知的版面之一。本篇原載六月二十九日中國時報。


莉莉是我部門裡的分析師,十一年前抽籤抽到綠卡,幾乎是跟我同一個時間來到美國。之前念書,工作,結婚,生子,人生大部分的循環都是在羅馬尼亞完成的。在她身上還是可以看見想像中東歐共產社會的影子,每天早上在我上班之前三個小時進辦公室,然後把全天的工作滿滿地排在一整張行事曆上。她很認真地告訴過我,在她來到美國的第一份工作,她的老闆差點被她上廁所都要報告的事情逼瘋。

拜著房價在十年以倍數成長之賜,現在她在華府近郊的大房子變得很值錢。突來的財富並沒有改變她的生活太多,不過當年一起來美國時還在念小學的兒子卻很享受新世界的ㄧ切。二十歲出頭,他開了自己的公司,沒多久就用賺來的錢買了第一台BMW。這樣快速致富的例子在新移民身上並不少見,我身邊的朋友也有隨便就買一架飛機的傢伙。

雖然有這麼多荒謬的移民法規存在,美國依舊是一個充滿機會的國度。尤其是在終於拿到合法身分之後,能夠修成正果的新移民比比皆是。這個族群本身通常就有積極面對挑戰的心理素質,不然也不會花這麼多力氣離鄉背井,所以不管是創業或是在職場,都有不錯的競爭力。像莉莉就是新移民族群的縮影,原本是當機械工程師的她,剛搬來美國的時候連英文都不會說(其實ㄧ直到現在還是需要一個星期上兩天英文課的程度),可是她把以前在歐洲學到的統計學跟資料分析帶到職場,加上認真工作還有很注意細節的個性,雖然語言上的障礙依然存在,大家也都很熱心地接納她了。

而之前提過的工作簽證荒,國土安全局也在四月提出了新的解決方案。2009會計年度的工作簽證已經在四月的第一周截止申請,根據申請的人數來算,僅僅有四成不到的中籤率。還好在明年國會可能修法提高簽證名額之前,國土安全局用行政命令延長了ㄧ部份學生的合法工讀期限。如果主修的科目是科學,技術,工程,或是數學,就算沒有抽中工作簽證,還是可以申請十七個月的延長工讀。雖然法商學院都沒有包括,也就是說台灣學生最愛念的MBA還是得自求多福,不過總是會有ㄧ些學生受惠。現在申請綠卡也比之前快多了,不少公司因為工作簽證難申請,乾脆直接替值得留下的外國學生直接用加速件辦理綠卡,ㄧ兩年之後拿到綠卡就一勞永逸,也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