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7的文章

The Lives of Others

看完電影以後,跟在這個時段MSN上剩下的唯一一個朋友說,我剛才哭了.

"I haven't cried for a while. Sometimes I shed tears when I watch movies, but it has been a really long time since I cried."

"What's the difference?"

"You can stop tears anytime, but not crying. You can moisturize your contact lenses with tears, but may wash them out when crying."

我說.

後來才發現,The Lives of Others原來是今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也想起來上次看電影哭的時候,應該是看Life is Beautiful的時候.

The Lives of Others,IMDB資料庫裡,歷來最佳電影排行榜上第六十七名.Life is Beautiful,第九十名.昨天看的怪異英國警探喜劇Hot Fuzz目前是一百六十六名,也是一部好電影. 

中時時論: <運動和贊助的食物鏈>

原載於2007/09/11的中國時報.


張德培無疑是史上最佳的亞裔網球選手,儘管退休多年,曾經高居世界排名第二的他,仍然是亞洲網壇最具地位的球員。他在十七歲那年,就拿到大滿貫賽事之一的法國公開賽冠軍,不過終其職業生涯,他的大滿貫冠軍,其實就只有那麼一座。就連亞軍的獎盃,也不過拿到三次而已。

所以詹詠然和莊佳容在不到十二個月當中,就在兩項大滿貫賽事進入冠亞軍決賽的成績,絕對是令人讚賞的表現。儘管雙打的重要性遠不及單打的比賽,在頒獎台上飄揚的中華民國國旗,卻是用再多的金錢也買不到的國際空間。

如今,展露頭角的詹莊兩人,在台灣帶動起一系列的企業贊助風潮。許多網球訓練營在最近展開活動,而年底在台灣舉辦的男女職業賽事,更是近年少見的規模。對於球技在職業邊緣卻苦無資源的球員來說,這些幫助可說是雪中送炭。然而,企業的贊助風潮總會有退燒的一天,仰賴企業的金援並不是長久之計。

怎樣才會有源源不絕的運動資源呢?說到這個,我常常想到老王。他是我打網球的朋友,一個浙江義烏來的科學家,有一個十一歲大的小孩丹尼斯。丹尼斯從五歲開始,就跟著爸爸到網球場練習,現在已經是一個很好的小球員,越級參加比賽也有不錯的成績。老王除了得意以外,實質上的收穫,就是知道這個兒子的大學學費不用愁了。他很有把握地說,在大學聯盟二級以下的學校,拿網球獎學金對丹尼斯來講絕對沒有問題。

為什麼學校會有運動的獎學金呢?在美國,這是一個完整的食物鏈結構。校園運動的收入,從門票,轉播權,到學校紀念商品,是學校重要的財源之一。當然,無形的效益也不容忽視,就像是企業的企業形象廣告一般,校園運動的成績,對於學校的知名度來說極為重要。正由於學校經營校園運動能夠得到諸多益處,有天份的運動員自然變成不可或缺的資源,更有甚者,有些學校的足球或是籃球教練,年薪還能夠超過學校校長。在大學各個單項比賽的賽季當中,因為比賽的競爭張力十足,自然吸引觀眾的注意,轉播權利金跟各項收入也就水漲船高。學校有了更多的資源,就會更積極爭取好的運動員加盟,所以物理學家的兒子再過幾年就可以免費念大學。如果丹尼斯小朋友的天份能夠達到在運動場上謀生的地步,在大學過後轉成職業球員是一種選擇。倘若不然,他也會有一個好的學位當作未來發展的基礎。

聽起來簡單到像是癡人說夢?其實不然,大學運動員的學位真的是進可攻退可守的。我在商學院的…

跳板

早上在MSN上,遇見在中正機場的企鵝先生.

他是我一起長大最好的朋友,如果說以後他變成偉人的話,我應該會想得出來一些跟他一起看魚逆流而上的小故事.至少我可以說他是一個從小就很清楚自己的目標的人,跟從來沒有長期計畫的我比較起來,他的個性是被我當偶像崇拜著的.國中時候的科學展覽是他在中研院的爸爸做的矩陣,我到現在也不懂那是什麼東西;建中時候在橋藝社社長選舉的那天,人緣好到不行的他故意缺席,所以社長就變成一個人緣跟牌藝最多只能排第二的我.還有,雖然說人胖不是罪過,可是人胖籃球又打得極好的人,就非常令人討厭了,那就是企鵝先生.

我說,「你讓我想到十年前的心情」.企鵝先生跟我一樣三十四歲.有兩個可愛的小孩,一個可愛的老婆.接下到洛杉磯的新工作,離開待了三十幾年的台灣到美國發展,也算是突然的變化.

「什麼樣的心情呢?」,他問.

「不知道我到底在幹麻的心情.」

「靠」,他說.「你下次早點說.」

他的飛機一個小時之後要起飛.

我說,一直到現在,我每次在中正機場,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離開台灣,可是一到了美國就會馬上忘記了.在這邊有比較好的工作跟比較好的收入,對於小女生來說,更是比較好的環境.

你知道方小雨的暑假作業是什麼嗎?她並沒有暑假作業.這個夏天我們坐郵輪去了巴哈馬,在亞特蘭提斯旅館的海水浴場她學會了仰式.前天她終於敢從我們家游泳池的跳板上跳水,這個週末她就拼命用各種姿勢跳進十二呎的深水.而更重要的是,這些事情其實對我們來說一點也不難,都只是在這裡的生活的一部分而已.

所以那種每次要離開,心裡就出現周治平的Mr.Lee旋律的心情,都在一瞬間就消失了.

所以所有事情都會很好的,畢竟企鵝先生是我的偶像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