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06的文章

VLOG跟TONY TAKATANI

我是隨便就會因為別人的創作力量覺得感動的人.像是在這裡看到,東尼瀧古的本名...真的就是東尼瀧古這句話,當年看完小說的感動就通通跑回來.這種症狀嚴重的時候,連看壹周刊也會感動到一個翻掉(親愛的來自壹傳媒的讀者,我這樣接有很牽強嗎?好吧,其實我只是為了想要上壹週刊所以才這樣說的).

報紙上看到這個小女生的VLOG,覺得感動之餘,發現這個世界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在前進呢.許多1980年以後出生的小朋友們對新的出版技術有著精準的掌握,除了可以帶給我們因為看不懂Orz而來的沮喪,還正在把這個世界的ATTENTION,從我們這個世代悄悄地偷走.當我的朋友們正因為昨天睡過的女生當我們在上大學的時候她們正在上小學而得意不已的時候,沒有想到的是,其實我們的年代已經逐漸在遠離了.



第四十屆超級盃

超級盃XL結束了.西雅圖海鷹隊並沒有拿到隊史上的第一座冠軍盃.

美式足球是一種特殊的運動.那防守球員一列排開,提防敵人的單兵切入或是大軍壓境的景象,與其說它是運動,不如說是戰爭.在那場戰爭裡,每隔十碼都是一次血肉的相殘,每次擒倒都要有不會再站起來的準備.

在此戰役發生的當時,我卻漠不關心,因為那畢竟是城市與城市之間的戰爭,而不管是匹茲堡或是西雅圖都距離我太遙遠--之前華盛頓紅人在贏了外卡戰之後,很快就被海鷹隊殲滅.

可是我還是不能錯過超級盃的廣告.我想,在這個地球上,超級盃周日是唯一的一天,人們可能會因為廣告而看電視,或是因為廣告而錄影的.

如果你有寬頻網路,這裡可以看見所有超級盃的廣告.畫面的上方的第一,二,三,四節是廣告播出的時段,點選進去以後就可以看到各節的廣告.

在第一節,FEDEX聯邦快遞的廣告很受歡迎,我自己蠻喜歡Bud Light啤酒一系列的作品.AmeriQuest貸款公司的也很有意思,成龍拍的百事可樂倒是很令我失望.另外,喜歡鮮豔顏色畫面的人,可以看Burger King漢堡王的廣告,不過我覺得那看起來一點也不好吃.

第二節,Career Builder求職網延續幾年來"你該辭掉那個在動物園的工作了"的創意,Dove多芬香皂拍了一個給女生的悄悄話的廣告,United聯合航空的勇者鬥惡龍很感人,GoDaddy網站去年被保守派罵得很兇,今年就更卯起來脫了.不過我最喜歡的是Cadillac凱迪拉克的那段,因為當車子從水底下浮現,背景音樂赫然是斧頭幫的幫歌.

第三節的Slim Fast減肥飲料不知道為什麼找了一個一點也不瘦的女生,之前H3悍馬車傳送的訊息很清晰應該算是好廣告,Nationwide保險公司的Fabio廣告也是,不過有點嚇人.Degree芳香劑是大成本的動作片,成龍應該要拍這個才對.

第四節的Beer Institute啤酒聯盟的啤酒拍得很好喝,Outback牛排館的廣告一點也不好笑,應該算是一個大失敗,不過這節倒是有一個不該錯過的廣告--萬事達卡的馬蓋仙.

不過Richard Dean Anderson也老了.

看完這些廣告,下一個作業是去看看美國人對這些廣告的反應

孤單的聲音

我記得我在樂華夜市買了一個電子時鐘--說是記得其實有點勉強,我其實不太記得那時候發生的事情了。我是說,我要很努力地去回想,才能夠從記憶的底層挖出這些東西。

我記得那個電子時鐘的右下角顯示著室內的攝氏度數,我對攝氏的溫度已經沒有感覺,而且室內的溫度在冷氣跟暖氣的輪替之下,一年到頭沒有太大的差別,雖然如此,那還是看起來蠻先進的一個功能。

溫度的左邊是農曆的日期,看著它,我可以知道什麼時候該去中國超市買湯圓,什麼時候應該去買粽子。其實我並沒有常常去看那個日期,因為我還是每天讀著台灣的報紙,要錯過這些節日也很難。而且我並沒有特別喜歡粽子。

可是我還是買了這個電子時鐘。

因為它每隔一個鐘頭,會跟我說,現在時間,是上午(下午)幾點整。

因為它每隔一個鐘頭會跟我說話,所以我買了它。

我還買了一些其他的東西,像是我喜歡的爽身粉或是松樹香味的精油,幾打保險套,幾部日劇,一些A片,幾張聽起來很溫暖的CD,幾雙新的籃球鞋,新的果汁機,新的油炸機,可以用來寫信跟寫作的方格紙,一部八成新的SUV,網路電話,很多植物的種子....

都是用來讓自己不要被孤單淹沒的東西。

做了很多萬全的準備,可是我還是過了很長的一段,別人問我好不好的時候,我找不到簡單答案的日子。『最近股票一直漲得莫名其妙,可是我不知道我到底在過怎樣的日子』,或者『昨天晚上惟川純的DVD好看得不得了,晚餐的鱒魚義大利麵也真是好吃,可是我還是覺得很悶』--這種一定要包括『可是』在句子裡的回答,我常常都是用『還好啊』來代替。

諷刺的是,每隔一個鐘頭,電子鬧鐘就會提醒我它的存在。

你還好的話,你就不會注意到我了。它說,對了,現在時間上午十點整。

我一個人看了很多的電影,看完第三情就去找亨利米勒的小說,從北回歸線的封面讀到南回歸線。看完冷山把南北戰爭從林肯到舒曼的歷史溫習一遍,看了特洛伊之後把希臘城邦之間的故事連諸神之間的愛情都搞得一清二楚。那並不是我好學不倦,而是有一個該死的電子時鐘一直在盯著我瞧。

它說,你自己一個人去找些事情做吧,現在時間晚上十點整。

我在半夜的時候從惡夢中驚醒,冰冷的夢境一直在重複。我在凌晨的時候從溫存的夢中清醒,發現抱著的只是枕頭而不是溫暖的肉體。電子時鐘的聲音從樓下遙遠的傳來:

現在時間清晨兩點整,去睡吧,明天惡夢還是一樣會回來。它說。

每隔一個鐘頭,電子鬧鐘就會提醒我,孤單的存在。

一直到我遇見妳,我突然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