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5的文章

Let's Make a Magic

每次放這首加油歌的時候,原本躺著睡覺的女生貓Mulan都會坐起身來,豎著耳朵,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Let's make a magic! Come on Rick Short
啦-啦-啦啦啦啦啦-
Let's make a magic! Come on Rick Short
啦-啦-啦啦啦啦啦-
Let's Go, Rick Short!
Let's Go, Rick Short!
Let's Go, Rick Short!
Let's Go, Rick Short!


關於蕭特選手的文章,在這裡



 千葉羅德的海洋球場,四十四號的Rick Short走上打擊區,看台上揚起鼓聲,觀眾敲著加油棒,一齊唱著:

 Let's make a magic! Come on Rick Short
 啦-啦-啦啦啦啦啦-
 Let's make a magic! Come on Rick Short
 啦-啦-啦啦啦啦啦-
 Let's Go, Rick Short!
 Let's Go, Rick Short!
 Let's Go, Rick Short!
 Let's Go, Rick Short!

 蕭特選手是力求振作的羅德隊新找來的洋將,美國職棒生涯最佳紀錄是AAA,雖然並沒有登上大聯盟的實績,可是在競爭激烈的AAA戰場,他拿下PCL聯盟的打擊王,羅德球團對他有很高的期待,那是二OO三年。他的專屬加油歌是〈Let’s Make A Magic〉,沒有上過大聯盟的蕭特選手,讓我們一起創造奇蹟吧。

 很快地,二OO三年球季結束,蕭特選手三成零三,十二支全壘打,五十八分打點的戰績,換來的是球團的解雇通知。一個外籍選手跑不快,打不遠,守備平平,是沒有辦法在日本職棒久留。

 那的確是Rick Short職業生涯裡,球探在他的報告卡上一貫的評價。雖然他在AAA保持穩定的三成打擊率好多年,甚至曾經挑戰過四成的打擊率,在金鶯隊,小熊隊,皇家隊,天使隊,還有的博覽會/國民隊的農場系統流浪著的Rick Short,大聯盟跟他一直唯持幾個光年的距離。他的AAA打擊王頭銜不能換來在大聯盟球場的一個打席,千葉縣的日本職棒生涯也只持續了一個球季。於是他又回到了小聯盟。

 Where is the magic? Come on Rick Sh…

黑虎餘孽

我們曾經有很多機會改變歷史呢,如果真正應該在乎的人,也跟我們一樣在乎的話...

原題,慢吞吞如六國的職棒聯盟,中國時報七月二十七日:




從六月開始,中國時報的體育版開始隱約地談到死灰復燃的職棒放水問題。現在回去看看,更能夠體會那時候記者的期望──或許,如果能夠讓聯盟正視這個問題,還有一點點希望,能夠阻止第二次黑暗時代來臨。

其實,在很多年以前,我們也曾經同樣試著改變歷史。

那是一九九六年,中華職棒進場觀眾人數逐漸攀升,加上天價的轉播權利金,整個產業如日中天。聯盟不可一世地喊著:「職棒七年,好運連連」,彷彿黃金時代終於降臨。

也在那個時候,三商虎隊內部分崩離析,日籍的總教練似乎只重用一起打麻將的牌友。雖然球隊有著不比其他球隊遜色的球員,甚至在洋將陣容上算是數一數二,可是球隊戰績總是差了臨門一腳。除了元年上半秋季之外,最接近季冠軍的一年,只有職棒六年,也就是前一年的下半秋季。然而,就在最緊鑼密鼓的關頭,據說有一隻黑色老虎,收了一百萬台幣,在攸關季冠軍誰屬的熊虎四連戰當中放水,讓虎隊再也趕不上統一獅。最後,虎隊以兩場勝差飲恨。

因為那原本該是「好運連連」的職棒七年,所以,沒有報紙,沒有球團,沒有人在討論黑虎。

只有我們,在還沒有多少人在用的網路上開始談論這件事情。在大學間的網路有許多連線的BBS站,我們在那裡質問為什麼傳聞三商虎隊有球員與黑道掛鉤,持槍威脅其他球員,還有關鍵性的那場可疑放水比賽。這樣做的原因很簡單,我們想,如果能夠讓聯盟正視這個問題,還有一點點希望,能夠阻止真正的黑暗時代來臨。

結果,雖然報紙也開始跟進談論黑虎,最後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很快的,黑虎跟背後的簽賭集團不除,一年以後犧牲掉了原本可以成為二十一世紀中華隊砥柱的時報鷹隊,還有帶來最少五年的慘淡經營。

中華職棒聯盟其實是一個人力跟權力都十分有限的組織,權限當中能夠決定的最大事項,大概是好球帶的寬窄,其他事情都需要在慢半拍又各懷心計的領隊會議上決定。相對於美國職棒有一個掌握大權的理事長Bud Selig,在面對挑戰的時刻,中華職棒組織的問題就窘境畢露。所謂滅六國者,非秦也,乃六國也。因為六國各有自己的利害,面對秦國,自然毫無勝算。如果六國還有機會重來,或許他們會推出一個共主,率領六國聯軍在長平與秦一戰,然而六國已經不在。

中華職棒比六國幸運…

That Thing You Do

我現在手機的鈴聲是That Thing You Do,一個虛構的Band,The Wonders,在電影That Thing You Do的成名曲.

這部電影是Tom Hanks的作品,是一部很快樂的電影.他以披頭四的故事當作範本,敘述一個Band從小鎮的表演到全國舞台的過程.因為說的是一個Band的故事,在拍片的過程當中,製作單位花了很長的時間,去篩選能夠有披頭四時代音樂風格的原創歌曲,這首由Adam Schlesinger寫的That Thing You Do最後雀屏中選.這首歌朗朗上口的程度,讓當初的選擇變得有些尷尬,因為就結果論來說,後來聽過這首歌的人,好像比看過這部電影的人多了很多,這部電影唯一獲得金球獎跟奧斯卡提名的也只有原創音樂一項而已.

不是一部大成本的片子,所以用了很多的新人,Tom Hanks自己也在裡面演了一個角色.有趣的是,片子同時用了兩個年輕的女生,兩個沒沒無聞的小明星,之前都只演過一部電影──她們分別是莎莉.賽隆麗芙.泰勒.這樣的選角功力算是無話可說了.

年輕的莎莉.賽隆並沒有現在那麼攝人目光,可是還在青春期的麗芙.泰勒在電影中已經有令人窒息的美麗.尤其是當她跟著台上的Band一起哼著That Thing You Do這首歌的時候,她的目光跟微笑好像可以暫停時間一樣.

或者應該說好像可以一直倒轉跟重複時間,尤其是在我不停地把DVD倒回去重看的時候.

窒息

原本像是空氣一般無所不在的愛情突然消失。

 至少對他來講是這樣的,不過,事情發生之前其實有許多的預兆。比如說,預言鳥不再出現在窗前。比如說,春天種下的玫瑰始終不開花。比如說,黑夜突然愈變愈長。事情發生以後,再回頭看看,其實這些預兆像是海嘯一般不停襲來,他卻只是像一個男人一般,吃飯呼吸,一如往常。

 男人的生活原本是很簡單的。起床,(偶爾)勃起,開車送女人上學,上班,工作,午餐/或是錯過午餐,工作,下班,開車接女人放學,晚餐,洗澡,上床,(偶爾)勃起,(做愛),睡覺。每過五個工作天把油箱加滿,每過兩個加油的循環就是領雙週薪的日子,每領兩個雙週薪就該付房屋貸款。像是鐘擺一樣的生活。像是鐘擺一樣。

 男人是一個負責任的鐘擺。不抽煙,不喝酒,不賭博,不亂花錢,不亂睡別人的女朋友或是老婆(當然不是從來沒有想過)。雖然男人不知道自己的快樂是什麼,可是每天滴答滴答地走,卻是一步也沒有遺漏。久而久之,時間累積的財產和地位,似乎替男人規律的生活找到了定位。

 直到窒息的感覺進入女人的身體。


    *       *       *       *


 男人本來是一個還算有趣的人的。當男人還是男孩的時候,他的眼睛裡面就已經藏著深邃的靈魂。當別人的男朋友在唱KTV看電影,她的男人在為她寫詩與思考。他可以這一秒鐘?在人群?看起來木訥孤單,卻隨時準備好在下一秒鐘向所有人講述青蛙演化的過程,或是一九八九年NBA總冠軍戰的歷史。

 曾經,被一個與眾不同的靈魂凝視著,是女人最珍惜的一件事。

 可是男人漸漸成為一個鐘擺。他從來沒有令人失望地滴答滴答地走著。不抽煙,不喝酒,不賭博,不亂花錢,不亂睡別人的女朋友或是老婆。可是,他的眼睛裡面的靈魂卻漸漸消失不見。女人甚至已經沒有辦法想起來,最後一次被他深情凝望著是在什麼時候。

 這樣的生活也說不上有什麼不好。身旁的人們其實很羨慕男人跟女人累積的財富與地位。漸漸地,女人也習慣不再浪漫或瘋狂的男人,想說或許未來就是這樣了。

 直到窒息的感覺進入女人的身體。


    *       *       *       *


 並沒有合適的邏輯解釋能夠去描述窒息的來襲。對於女人來說,如同鐘擺一樣的男人從某一天起,成為她呼吸的所有空氣,一分鐘十五次從肺泡和肺泡間的微血管流入血液裡。

 就在一切秩序已經建立,生活漸漸邁向永恆的時候,女人的肺突然變成了鰓。

 原本用來呼吸的空氣成為一種非常沈重的負擔…

蝴蝶效應

因為蝴蝶效應這部電影, 不少人認識了Butterfly Effect這個屬於Fuzzy Logic的理論. 所謂的蝴蝶效應, 是說在一地發生的群落小事件, 在另一地造成廣大的影響. 像是在里約.熱內盧的蝴蝶振翅舞動, 造成芝加哥天氣的變化.

昨天被Larry找去Dogwood打球. 好幾個月沒去, 對比賽的節奏幾乎不能夠掌握. 打完球之後跑去一家雲南餐廳, 雖然知道那裡總是會讓我MSG過敏, 可是還是忍不住想吃過橋米線的慾望. 早上高中同學在說雲南旅行還有在飛機上要到空姐電話的事, 吃過橋米線這個念頭就被刻在大腦的深層結構一整天.

結果到了半夜四點還在數羊. 這樣的行為並不算是蝴蝶效應的一部份, 應該算是白痴效應吧.

不過睡不著的時候倒是寫了一篇有趣的文章. 關於蝴蝶效應的:





住在台灣的人很忙,因為地大物博,有很多重要的職位需要全民一起花心思安排,所以常常要忙著選舉的事情;三不五時又有新的食物引進,大家又要趕快排隊支持一下,蛋塔啦,拉麵啦,甜甜圈啦,一個接一個的,吃完了又要忙著減肥,這樣的生活真是很充實,一刻也不得閒.



現在輪到看棒球變成新的全民運動.島上突然間多了很多洋基隊的球迷,這個現象讓不少看了很多年大聯盟的球迷跳腳,尤其像是這樣的對話出現的時候:



「我突然發現棒球很好看耶,你也愛看棒球嗎?」

「對啊,我是紅襪隊的球迷,去年總冠軍...」

「紅襪隊是哪裡的?我只愛看洋基隊的比賽,紐約洋基隊你知道吧.」

「我最討厭財大氣粗的洋...」

「洋基的制服真是太帥了,尤其是在王建民身上.」

「......」



這樣的對話真是令人生氣.這種行為跟假裝是電影專家,只要有一線女星的裸露鏡頭就不會錯過,不管電影會有多難看的我有什麼兩樣?還好現在陳金鋒也在大聯盟了,很多新球迷會突然發現原來大聯盟除了洋基隊跟其他隊之外,還有一個道什麼隊的.



星期天的比賽裡,道什麼隊的右外野手J.D.Drew在比賽裡被觸身球擊中手腕,這是這支球隊連續的噩運最近的篇章.三個先發外野手都受傷,先發游擊手跟三壘手,第四號外野手,加上全聯盟最好的救援投手也逃不出傷兵名單.對於在小聯盟等待機會的選手倒是不錯的機會,在陳金鋒之後,日本籍的重砲中村紀洋重回大聯盟的機會應該也不小.



故事重新回到洋基隊吧.在去年球季結束以後,在聯盟冠軍賽中被紅襪逆轉輸球的洋基隊攪盡腦汁想要從響尾蛇隊取得Randy Johnson來補強投手戰力.其實John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