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05的文章

Dogwood

山茱萸?叫做狗木不是比較可愛嗎?真是奇怪.

反正Dogwood是一種春初開花的樹.白色的花.在華府櫻花季節的時候,狗木像呆瓜一樣,跟櫻花相同的顏色開了滿滿一樹,可是坐飛機遠道而來的人,沒有一個人是來看狗木的.

我週末打籃球的地方,叫做狗木公園(Dogwood Park).這裡的比賽是街頭籃球(Street Ball)的風格,凶狠的程度跟平常在教堂打籃球完全不同.常常會有那種將近七呎的黑人每次快攻就是灌籃的情形發生.在夏天的時候比賽非常壁壘分明,黑人隊,印尼人隊,南美洲隊,各個不同的人種組成自己的球隊然後比賽.不過天氣冷的時候球場沒有那麼多人,大家也就打散了混在一起.

街頭籃球一個非常有趣的地方,就是大家的算數突然都變得很爛.一場十六球的比賽,常常比數不是從一,二,三...算到十六的.而是一,二,四,五,七...並不是因為三分球算兩球,而是因為雙方會一直亂加進球數.因此除了犯規以外,最常發生的爭執就是分數的計算,今天我進的第一球就是在兩邊準備要開始吵架的時候的一個三分球,結果對方那個手臂是我兩倍粗的Bobby說球進不算.

"拜託喔,Bobby,那是我今天目前為止唯一出手的一次耶."我說.
"嘿嘿嘿",他雙手一攤.其實也只是找到一個讓我們少一分的藉口,還好後來我還是進了五六球.

街頭籃球彷彿是一個輔導級的街頭縮影.從頭到尾不停止的髒話,身上到處的刺青,跳躍的計分法,必須一分耕耘一分收穫,走位才能接到傳球的法則,在能夠佔便宜的情形下絕對不吃虧的心態,都是一群人在資源有限的街頭社會化的結果.對我來說,我在狗木的籃球場,除了扮演一個防守積極卻實在不夠高的外線射手之外,還找到一個可以偷窺那個世界的窗口.

我們叫他Shaq的六呎七吋黑人中鋒,跟後衛Azus,今天有這樣的對話.

"喂,你哥哥今天怎麼沒有來?"Shaq問.
"社區服務."Azus說.
"是啊,我們都應該要為社會做出貢獻才是,哈哈."Shaq說.

不知道Azus的哥哥是犯了什麼罪被判感化服務的,實在也想不出來他的哥哥是哪一個.不過,那真是一個有趣的不得了的籃球場,狗木也快要開了呢.

田口法則

田口玄一的田口法則(Taguchi Method)在工業工程界是一個被廣泛應用的技術,幾十年前他在日本電信研究所為了提升通信品質所做的研究,提供了一個能夠大幅降低測試成本的方法.這個新的品管技術大大改變了日本的工業界,到了八零年代也被引進美國,成為改變美國汽車工業的神奇學說.

簡單的說,當我們試著最佳化一個生產程序的時候,比如說是摺紙飛機吧,傳統的統計學者會先列出所有可能影響紙飛機飛行距離的變數,像是紙的重量,重心的位置,機翼的長短,飛機的名字等等,然後,在一次只能改變一個變數的前提下,進行重複的實驗.就算以上四個變數都只有兩個可能性,也會有二的四次方也就是十六種不同的組合.這十六種組合需要個別經過十幾次或是幾百次重複的測試,才能夠消除其他未知變數的雜音,一千六百次的紙飛機測試之後,雖然有可能可以找出最佳的組合,不過負責折飛機的倒楣鬼也去了半條命.

田口法則提供的是一個測試的矩陣.在這個矩陣裡,並不是所有的變數都需要獨立的測試,不同的變數可以被結合在一起,然後因為矩陣的設計,還是得到效果相近的測試結果,也可以說是懶人的測試法.雖然他的方法廣泛地被統計學者質疑,可是在生產線上,這個矩陣的威力是十分巨大的.當甲公司可以用比較少的成本去實驗而找出生產程序的最佳化的時候,乙公司還在煩惱為了折飛機而終身殘障的員工勞工保險的問題.

在行銷上,其實我在做的事情也是不停的實驗而已,一個產品在市場的成功與否,有不同的贈品,價格,廣告郵件的大小,顏色,字體,許許多多不同的變數需要被測試,可是往往一個測試兩三個變數的實驗,就可以花掉幾萬塊美金的預算.所以真正被挑戰的變數少之又少,往往最後產品推出的時候,資深經理人的常識跟直覺還是佔了百分之九十的決定.

The biggest thing that we learned is that your natural instinct isn't always right --Offermatica

在網路上找田口法則的時候看到這家叫做Offermatica的行銷公司的廣告辭,"我們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你的直覺並不是永遠正確的",跟我討厭常識是一樣的邏輯.可是由於資源有限,有的時候討厭歸討厭,什麼辦法也沒有.

INC.跟廣告世代雜誌上介紹的Dr.Kowalick,倒是為同樣受到統計學限制的廣告主提供了一線希望.不知道為了什麼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