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04的文章

幸福的海洋

你知道關於幸福海洋的事嗎?

每個人都有一片幸福的海洋,湛藍色的.夏天的時候,太陽把海水曬得暖暖的,冬天的時候,有走不完的長長沙灘.

我們花了很長很長的時間,在自己的海洋裡成長.撿一撿海邊的石頭跟貝殼,聞一聞海上吹來的風.想著想著,是不是有一天,會有一個心愛的人,有著長長的頭髮跟淡淡的微笑,走進這裡,享受這片海洋帶來的幸福.

等到愛情真的來的時候,那一片幸福海洋就再也不屬於自己.愛情裡的兩個人,在屬於互相的海洋裡輪流走著,想著,看著,玩著.夏天的時候,一起在暖暖的海水裡泡泡腳,冬天的時候,走累了就一起在長長的沙灘上躺著數星星.

直到愛情離開.

海邊的那些足跡會漸漸的消失,微笑女孩的香氣也會漸漸的淡去.不過湛藍的幸福海洋還是在那裡.冬天的時候,有走不完的長長沙灘,夏天的時候,太陽把海水曬得暖暖的.

我們會再花一些時間,整理自己的幸福海洋.聞一聞海上的風是不是帶有遠方的味道,看一看海邊的石塊是不是還有風暴的痕跡.想著想著,是不是有一天,還會有別的心愛的人,有著長長的睫毛跟陽光的心情,走進這裡,享受這片海洋剩下的,跟新的幸福.

每個人都有一片幸福的海洋.跟屬於海洋的回憶.夏天的.冬天的.

Tetsu Yofu

看農場系統裡面的棒球,最有趣的事情之一就是自己看中的球員,在養成模式中成長,最終進入大聯盟的一天.也正是因為這是棒球不可或缺的情節,在近年來的電動玩具裡,不管是美國或是日本的版本,都有自己的一套養成模式.不同的是相對於美國電玩多半著重春季訓練以後的生活,日本電玩往往更生活一點,情節包括社會人野球必須兼顧株式會社的社員身分,以及自己的戀愛生活.

養成模式當中,美國職棒球員從選秀結束之後,按照天份被放進農場系統,略具天才的可以跳過新人聯盟,天賦異稟的直上大聯盟也不無可能,其他的就按部就班,一路趕巴士從一A二A三A慢慢累積經驗值.日本職棒球員也是一樣,好球員高中或是大學畢業以後接受選秀,選秀之後依照天份,進入一軍或是二軍.差一點的球員就進入社會人野球,也就是台灣的甲組棒球,等待有朝一日被球團青睞的機會,再進入選秀的輪迴.

這樣的系統像是輪軸一樣,帶動著職業棒球.可是,有些人就很討厭,像是Tetsu,這個目前在白襪農場三A的球員,就是一個不按照棒球升官圖演進的傢伙.

Tetsu Yofu.養父鐵.三十一歲.高校野球,亞細亞大學野球,日產自動車社會人野球,台灣職棒兄弟象隊,日本職棒大榮鷹隊二軍,日本職棒戰力外,美國職棒三A,美國職棒二A,多明尼加冬季聯盟,美國職棒二A,美國職棒三A.未來,不詳.

有很多天份有限的棒球員,注定成為棒球浪人.在小聯盟待了很多年之後,開始在棒球發展中地區討生活.像是韓國,台灣,或是義大利.聽起來是不放棄棒球的夢想,實質上卻剛好相反.因為這些球員多半只是希望把小聯盟累積的經驗折現,換點小錢花花.這些球員的大聯盟夢在成為浪人的那天,多半就已經終結了,像是Joe Strong 一樣幸運的人少之又少.

Joe Strong(史東),在Jim Morris之後,成為四十年來最老登上大聯盟的新人(37歲).他的棒球生涯包括小聯盟,台灣,韓國,加上一個吸毒跳樓的室友--Harper Milton(艾勃),而流浪的終站竟然是大聯盟,這樣的例子是絕無僅有.

養父鐵的浪人生涯是不同的.他的流浪,是因為夢想.在夾縫中找尋夢想.大學畢業,沒有職棒球團看中,只好進入社會人野球.幾年下來,還是沒有球隊有興趣,於是到了台灣.在台灣成為一代強投,被台灣人監督王貞治帶回日本大榮鷹,卻還是被認為沒有實質戰力而被釋出.不認輸的他決定來美國,於是,一個可以輕易成為台灣職棒最多勝投手的球…